阿里文學作家房憶雪:誰說網絡文學的宿命就是“有量無質”?

盡管當下中國的網絡小說產業已經擁有數億讀者,每年上千萬部的產量蔚為大觀,但仍有一些聲音質疑網絡小說有量無質:”網絡小說根本就不能算是文學”,”網絡小說是快餐,傳統文學才是營養大餐”。

誠然,訂閱才是王道、字數多等于賺錢多、市場為王等現象,是網文行業客觀存在的現實。但網絡小說是否就注定質量低下呢?阿里文學簽約作家房憶雪堅決不認同,并身體力行用自己的作品為網絡小說正名。

“傳播正能量,為讀者提供高質量的精神食糧,網絡小說也可以!”

阿里文學作家房憶雪:誰說網絡文學的宿命就是“有量無質”?

房憶雪作品《宿北硝煙》

房憶雪,阿里文學簽約作者。代表作《我是一朵飄零的花》,2016年在天涯開始連載,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2008年正式出版,長期占據中國移動名著傳記類排行榜第一;其《宿北硝煙》入選2017年中國作家協會重點扶持作品;《運河碼頭》入選北京市新聞出版廣電局2018年推薦優秀網絡文學作品獎。

出生于書香門弟的房憶雪,文學功底深厚,作品題材豐富多樣,涉及面極廣,尤其擅長現實主義題材寫作。無論是保家衛國的抗日英雄,還是流水線上辛苦作業的打工妹,都能娓娓道來。

一、把我看到通過筆寫出來

如果不是一步邁入網文界,房憶雪如今本該是一名農村中小學老師,在蘇北平原的某個學校默默教書育人。

由于祖父和父親都是教育工作者,書香門第的房憶雪從小就是被熏陶成了”書蟲”。自識字始,她的課余時間幾乎全部沉浸在報紙雜志和中外名著中。

很多人都是看了萬卷書,才想走萬里路,房憶雪也不例外,大量的閱讀啟發了她強烈的好奇心與對外面世界的強烈向往,拒絕了長輩安排好了的按部就班教師生涯,她一步邁向中國改革開放的最前沿深圳,數年間輾轉深、穗、莞,從一個身無長物、少不更事的小女孩,一步步成長為了一名資深HR。

命運卻在此時發生了又一次轉彎,用網文體系的話語來說,房憶雪又要換地圖打怪了。

在見識了光怪陸離的大城市,體驗過在蘇北老家一生也體驗不到的離合悲歡之后,房憶雪真正成為了曾經夢寐以求的職場精英,但從兒時就潛伏在體內的創作欲,在這些遭逢的灌溉下,也終于開始茁發。

一茁發就壓制不住,作為HR,她曾經處理過多起勞資糾紛,其間不止一次感覺到奇怪,”文章合為時而著”,為什么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一切,中國并沒有任何一部文學作品提到呢?可是兩百多年前歐美的工業革命時期,卻誕生了一大批優秀的批判現實主義世界文學經典名著。

在處理又一次集中尖銳的勞資糾紛時,她深受震憾,便產生了自己動筆的念頭,并結合自己的所見所聞,將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濃縮成十五年,于是就有了批判現實主義的作品《飄零的花》(又名,《東莞打工妹生存實錄》)。

此文甫一推出,震驚四座,受到了無數網友的喜愛。有評論家認為,《飄零的花》的現實意義,不輸于著名作家六六的《蝸居》。”這部小說之前,中國沒有任何一部小說記錄了改革開放大潮中務工人員的喜樂悲歡,它的真實程度令人震驚,是書寫了時代的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作品,其意義不弱于六六的《蝸居》。”

在《飄零的花》后,房憶雪一發而不可收,同樣基于自己的工作經歷,她親眼見證了中國制造從低附加值產業向高附加值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看到了祖國的創新品牌越來越多,心潮澎湃的她又寫了一部反應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取得偉大成就的現實主義作品《葉子花開》,同樣取得了成功。

阿里文學作家房憶雪:誰說網絡文學的宿命就是“有量無質”?

阿里文學簽約作者房憶雪

二、網文也可以既熱鬧又”載道”

“我不想走同樣的路,同樣的路上沒有色彩。”

房憶雪是個隨和的人,但她的內心執著,且極有主見,從不愿意”隨俗”。

按照她業已取得的成就,成名、出書、進入體系都是可以展望的、相當平坦的路,但房憶雪從一開始就是在網上發表作品,她從來不曾試圖撕掉自己身上”網絡作家”的標簽,甚至在一些熱心讀者認為她的文筆與風格與一般的網文相去甚遠時,她還會強調說:網絡文學里,一樣有大把的好作品在。

那氣勢,簡直像曹公那句”閨閣中自歷歷有人。”

“其實我知道他們說的有一定的道理,我的小說可能接近于傳統文學,但除了發表途經與載體之外,我認為包括筆觸、文風都不應該是將網絡文學與文學一詞割裂開的理由。”房憶雪的作品在多個網站上都獲得了極好的反響,尤其是簽約阿里文學之后,今年以來成績更是蒸蒸日上,她說”只要作品寫得好,能引起讀者共鳴,文學并無傳統、網絡之分,完全可以找到兩者之間的契合點,最終實現文學載體的不分你我。”

同時,做為網文作者中相對少見的以抒寫時代曲、傳播正能量為長處的作家,房憶雪也經歷了一些質疑和不理解,甚至偶爾會被問起”你寫這一類的作品,如果是出書、進作協還好一些,但在網絡上能養活自己嗎?”

“自從簽約阿里文學第一天起,我就問過阿里的人,我跟你們簽約了,能保持自己的風格嗎?當時他們就告訴我,房憶雪老師,阿里文學需要你這樣傳播正能量的作家,網絡文學也一定會有屬于你的一篇沃土,所以,你堅持風格是我們非常歡迎的。”

房憶雪說,事實也證明了,網文的讀者也并不都是只求”看個熱鬧”,自己的作品在阿里文學的各個平臺上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其中”《人民的名義》在電視劇市場一片清宮戲和抗日神劇的圍堵中突圍了,我的小說在一片打怪升級的網文中也有一些讀者支持,這是很正常的,沒有人規定網文只能熱鬧而不能載道。

阿里文學作家房憶雪:誰說網絡文學的宿命就是“有量無質”?

《運河碼頭》入選北京市新聞出版廣電局2018年推薦優秀網絡文學作品獎

三、阿里文學給了我堅持夢想的平臺

房憶雪說,簽約阿里文學,是自己走上文學之路后做的最正確的決定之一。

網文典型的運作方式是訂閱為王,市場主宰一切。但房憶雪一直對作品抱著精益求精的態度,字寧少而勿濫,某種程度上,這是與目前網文市場有一些格格不入的。”雖然我的作品也有很多忠實讀者,但是拼字數的話,我怎么可能拼得過那些日更過萬的同行?”

有一段時間,房憶雪力圖在自己的寫作方向與與網文的發展方向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我確實找到了,順應了絕大部分的網文讀者,賺的錢變多了,但我卻茫然了,覺得自己背離了自己的寫作初衷。”

正是在這樣的迷茫期,阿里文學出現了,”他們衡量稿件的標準是,正能量、好的世界觀和喜聞樂見,這不但與我的寫作初衷驚人一致,更是衡量優秀作品的根本,并且在對作品投入度和資金扶持方向,也做得非常好,讓作者無后顧之憂,所以我斷然決定與阿里文學合作,并即時校正了我的寫作方向,事實證明,我是對的。”

“不得不說,阿里文學確實是國內最良心的文學平臺,并不像另外一些平臺那樣唯訂閱論英雄,為了真正的好內容,阿里文學確實是不遺余力扶持的。”房憶雪說,由于自己的作品精益求精,別的網文作者一天也許能寫上萬把字,但對于自己這是不可能的事,”阿里文學對這一點也進行了充分的考慮,在相當程度上解決了我的生活問題,讓我能專心致志地進行寫作,如果不是簽約了阿里,也許我很難堅持將現實主義的風格進行到底。”

更讓房憶雪激動的是,在阿里文學的操持下,目前自己的多部作品都有了走上熒幕的可能。”并不是說我多么想出大名、賺大錢,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電視、電影等藝術形式,確實比小說能影響到更多的人,我的作品是現實主義風格,如果能被更多的人看到、了解到,那是我矢志以求的大好事。”房憶雪說,阿里文學不遺余力幫助自己開發作品衍生,盡管題材所限,作品不太可能改編成網游、動畫等形式,但作品的影視改編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

四、為文字賦予更多內涵,不負時代

“這確實是寫作者最好的時代。”房憶雪說,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身為一名文學從業者,身處什么樣的時代,就有什么樣的命運,一個作者遇到一個好的平臺,生活在一個好的時代,遇到一群彼此懂得的讀者,對于自己來說,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

她說,一定會將自己的現實主義風格堅持到底,以手中的筆書寫時代。

“有人說,讀網文的人,往往都是為了殺時間,網文作者最大的道德就是讓讀者讀爽了。這些讀者確實有,而且是大多數,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作者就放棄更高的追求,如果能對讀者產生更好的、積極的、深遠的影響,作者為何不朝這個方向努力呢?”

房憶雪說,一部文學作品的格調高低,由它的立意直接決定。”杜牧曾經說過,以意勝者,辭愈樸而文愈高;意不勝者,辭愈華而文愈鄙。我認為若能從日常小事中洞察到生活的本質,從普通人物中折射出社會的影子,在行文語句中表現出健全的人格,于故事架構中反應出正確的價值觀和思想內涵,就是立意高遠,也只有立意高遠,才能不負這個大時代。”

來源:娛樂文化社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710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