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用力呵呵_甜甜愛

現下三人正在處刑房外候著,因目的相同,又礙于無法入內,只得乖乖等待,閑來無事便有一句沒一句開始聊了起來。

蒼栩墨最先往自家兄長瞧去,見對方嘴角微揚,一時好奇,開口詢問道:「哥,你心情似乎很好?」尤其是在山莊這段日子,哥哥心情貌似比平時要好上許多。

「是啊,」蒼冥目光有意無意掃過某女,最后落定在自家弟弟身上,「想起前幾日發現一只皇蛾,翅膀花紋挺美的?!?/p>

說到皇蛾二字時,凌紫鳶斜眼掃過對方,怎幺好端端轉到那話題?

奇怪,她都不知道原來蒼冥是這幺幼稚的男人,記得以前他雖然容易動怒,但行為舉止不像同齡的孩子,整體來說算是穩重,但現在…算不算是越活越退化?

「皇蛾?」身旁一男一女是心知肚明,小狐貍則一頭霧水,哥哥什幺時候對蛾有興趣他都不知道,更何況哥哥何時會因看見皇蛾而開心這幺久?

「是啊,」他摸摸他的頭,「哎,你不懂,別管了?!?/p>

蒼栩墨粉嫩嘴唇微微噘起,似乎對蒼冥很是不滿,「總拿我當孩子呢?!?/p>

凌紫鳶抬手輕笑,「你不是嗎?」

女子難得插進句話,卻是幫著蒼冥,使得小狐貍臉色不甚好地望過去,「鳶兒,妳和哥哥的交情何時變這幺好了?」

「普普通通吧,」她淺笑道,「況且我是實話實說,你在我眼里的確是個孩子?!?/p>

哦用力呵呵_甜甜愛

他顯然不同意,立刻反駁回去:「我不過比妳小一些!」

鳶兒每次都拿這理由當做拒絕他的藉口,偏偏他就是不能扭轉年紀比她小的事實,想到就氣。

「是是是?!蛊鋵嵅⒉皇撬挲g比她少"一點",正確來說,該是她年齡比他要多"很多"。

小狐貍眉頭蹙起,語帶委屈,「真敷衍…」

「哪里敷衍了?」她好笑的看著他,小狐貍表情真多變,怎幺都看不膩。

「還說呢…」

三人站在外頭聊著天,約兩刻鐘后,處刑房大門由內被推開。

「樓主?!故紫葟拈T內走出來的是子翔,在他之后,陸續有人走至外頭,來人分別是幽影痕、邵宣和明昕。

「喔?外頭可真熱鬧?!姑麝咳缤0銙熘p挑笑顏,當然,如果不去看他胸前那片已乾涸的血跡,他很"平常"。

「姑娘早?!股坌琅f勾著斯文微笑,暫不提他今日笑容帶有幾分清爽在、忽略胸前某幾點血漬不說,他和前者一樣,很"平常"。

再看看幽影痕,身上墨綠衣袍襯托出他修長身形,與前二位不同的是,整套錦袍一塵不染,完全沒有可疑紅色染在上頭。

哦用力呵呵_甜甜愛

凌紫鳶朝三人微笑,「三位早?!?/p>

「問出來沒有?」蒼栩墨走上前,惡狠狠地瞪著幽影痕,九成九還為昨日之事記仇。

他掃過對方,目光滿是鄙視,「哼,你以為我是誰?!?/p>

在旁的蒼冥眼底閃過一絲異樣情緒,臉部表情卻無任何變化,「落花觀?」

見自家師父似乎不想理他們,邵宣上前替兩人給出答案:「是?!?/p>

落花觀三字一出,蒼栩墨的清麗臉龐頓時如蒙上層層冰雪般陰冷無比,身上甚至開始散發出隱隱的殺氣,「真是她?!?/p>

但是凌紫鳶似乎不這幺想,她目光轉向子翔,「小翔,幕后指使者是誰?」

方子翔明白她意思,點點頭,「是落花觀沒錯,但指使者并非閔鳳依?!?/p>

語畢,蒼栩墨兩眼微睜,聽見指使者不是閔鳳依時,訝異情緒表露無遺;反倒是蒼冥,雖透出驚訝之色,但不過一瞬,下秒他立即陷入沉思,似乎想到了可能的犯人。

「果然如此,」她了然一笑,「那幺?」

「黑衣人全是同一人派來,此人也是落花觀當家?!拐f到此,子翔神情略顯擔憂。

哦用力呵呵_甜甜愛

「閔向憐?!?/p>

══════════════簡體版══════════════

現下三人正在處刑房外候著,因目的相同,又礙于無法入內,只得乖乖等待,閑來無事便有一句沒一句開始聊了起來。

蒼栩墨最先往自家兄長瞧去,見對方嘴角微揚,一時好奇,開口詢問道:「哥,你心情似乎很好?」尤其是在山莊這段日子,哥哥心情貌似比平時要好上許多。

「是啊,」蒼冥目光有意無意掃過某女,最后落定在自家弟弟身上,「想起前幾日發現一只皇蛾,翅膀花紋挺美的?!?/p>

說到皇蛾二字時,凌紫鳶斜眼掃過對方,怎幺好端端轉到那話題?

奇怪,她都不知道原來蒼冥是這幺幼稚的男人,記得以前他雖然容易動怒,但行為舉止不像同齡的孩子,整體來說算是穩重,但現在…算不算是越活越退化?

「皇蛾?」身旁一男一女是心知肚明,小狐貍則一頭霧水,哥哥什幺時候對蛾有興趣他都不知道,更何況哥哥何時會因看見皇蛾而開心這幺久?

「是啊,」他摸摸他的頭,「哎,你不懂,別管了?!?/p>

蒼栩墨粉嫩嘴唇微微噘起,似乎對蒼冥很是不滿,「總拿我當孩子呢?!?/p>

凌紫鳶抬手輕笑,「你不是嗎?」

哦用力呵呵_甜甜愛

女子難得插進句話,卻是幫著蒼冥,使得小狐貍臉色不甚好地望過去,「鳶兒,妳和哥哥的交情何時變這幺好了?」

「普普通通吧,」她淺笑道,「況且我是實話實說,你在我眼里的確是個孩子?!?/p>

他顯然不同意,立刻反駁回去:「我不過比妳小一些!」

鳶兒每次都拿這理由當做拒絕他的借口,偏偏他就是不能扭轉年紀比她小的事實,想到就氣。

「是是是?!蛊鋵嵅⒉皇撬挲g比她少"一點",正確來說,該是她年齡比他要多"很多"。

小狐貍眉頭蹙起,語帶委屈,「真敷衍…」

「哪里敷衍了?」她好笑的看著他,小狐貍表情真多變,怎幺都看不膩。

「還說呢…」

三人站在外頭聊著天,約兩刻鐘后,處刑房大門由內被推開。

「樓主?!故紫葟拈T內走出來的是子翔,在他之后,陸續有人走至外頭,來人分別是幽影痕、邵宣和明昕。

「喔?外頭可真熱鬧?!姑麝咳缤0銙熘p挑笑顏,當然,如果不去看他胸前那片已干涸的血跡,他很"平常"。

哦用力呵呵_甜甜愛

「姑娘早?!股坌琅f勾著斯文微笑,暫不提他今日笑容帶有幾分清爽在、忽略胸前某幾點血漬不說,他和前者一樣,很"平常"。

再看看幽影痕,身上墨綠衣袍襯托出他修長身形,與前二位不同的是,整套錦袍一塵不染,完全沒有可疑紅色染在上頭。

凌紫鳶朝三人微笑,「三位早?!?/p>

「問出來沒有?」蒼栩墨走上前,惡狠狠地瞪著幽影痕,九成九還為昨日之事記仇。

他掃過對方,目光滿是鄙視,「哼,你以為我是誰?!?/p>

在旁的蒼冥眼底閃過一絲異樣情緒,臉部表情卻無任何變化,「落花觀?」

見自家師父似乎不想理他們,邵宣上前替兩人給出答案:「是?!?/p>

落花觀三字一出,蒼栩墨的清麗臉龐頓時如蒙上層層冰雪般陰冷無比,身上甚至開始散發出隱隱的殺氣,「真是她?!?/p>

但是凌紫鳶似乎不這幺想,她目光轉向子翔,「小翔,幕后指使者是誰?」

方子翔明白她意思,點點頭,「是落花觀沒錯,但指使者并非閔鳳依?!?/p>

語畢,蒼栩墨兩眼微睜,聽見指使者不是閔鳳依時,訝異情緒表露無遺;反倒是蒼冥,雖透出驚訝之色,但不過一瞬,下秒他立即陷入沉思,似乎想到了可能的犯人。

哦用力呵呵_甜甜愛

「果然如此,」她了然一笑,「那幺?」

「黑衣人全是同一人派來,此人也是落花觀當家?!拐f到此,子翔神情略顯擔憂。

「閔向憐?!?/p>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5631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