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不大的寵物_長不大的人

凌紫鳶開始有點傷腦筋了,成親這招對蒼冥來說根本沒有多大用處,讓他迎娶她?

───不如讓她去撞墻還省事些。

她后退,他就向前靠。

直到她的背部貼上冰冷的矮墻,退無可退時,蒼冥揚起一張讓人火大的得意笑容。

「怎幺,不退了?」他和她的距離只剩短短幾公分。

『咻!』當凌紫鳶在考慮該如何把眼前的男子給打暈時,一道不知名的物體迅速從兩人之間飛過,使得蒼冥被迫向后拉開距離。

朝東西飛去的方向一望,原來是把匕首,此刻正好端端的插在樹干里,如果剛剛蒼冥沒向后退開,那幺現在削下來的就會是他的鼻子。

「堂堂天麒國皇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調戲女子,嘖嘖…我可做不來哪…」

讓人沉醉的性感嗓音傳出,只見皇甫熙由不遠處優雅走來,嘴邊還不忘勾著禍國殃民的笑容。

「嘖!」蒼冥見到對方,嫌惡的表情立刻現于臉上:「不想賞花是你家的事,特意跑來打擾我,你很閑嗎?」

他拉過凌紫鳶的手,看也不看他,輕輕搖頭道:「本皇子并沒有打擾他人的喜好,不過是想起今日為紫鳶姑娘來教坊的日子,想與她敘敘舊罷了?!?/p>

長不大的寵物_長不大的人

她朝他一笑:「許久不見,皇子別來無恙?」

「挺好,紫鳶姑娘過的如何?」

「自然是挺好?!谷裟銈儍晌还庸怨匀ベp花,就更好了。

蒼冥看著兩人的互動,嘲諷一笑:「怎幺,你也被這妖精迷去了?」

凌紫鳶眉一挑,對他的形容詞有點不滿意。

……為什幺她會被歸類到妖精那一類去?

「若被她迷去,似乎沒什幺不好?!顾拿理⒉[,習慣性拿起手中摺扇遮住揚起的嘴唇。

「她當真不會邪術?」冷冽的目光往凌紫鳶處望去,「聽聞風絕殤也對她著迷不已?!?/p>

「皇子您似乎有所誤會,」站出一步,凌紫鳶難得認真道:「我不過是將一只松鼠託與他照顧,何來著迷之說?!?/p>

墨般的眉一挑,他話里滿是懷疑:「風絕殤從不聽任何人命令,怎幺偏偏就聽妳的?還有,我弟弟從不把自己製做的東西送給女人,當然,除了妳?!?/p>

當聽到蒼栩墨把親手製作的髮簪送給一青樓女子時,他雖訝異,可并不打算多管,但當他提到,風絕殤會對此人言聽計從時,倒起了莫名的好奇。

長不大的寵物_長不大的人

這女人是何方神圣,竟能讓兩人為她如此上心。

「…什幺?」親手製作?

還以為閔鳳依曾見蒼栩墨拿過這支梅花簪,所以反應才如此之大,怎幺…怎幺原來梅花髮簪是小狐貍自己做的?

見她愣住,皇甫熙問道:「妳不知道?」

「…若知道,我便不會收?!挂懒?,堂堂一個皇子,手藝如此精巧做什幺。

「不管妳的本意為何,總之,今日妳得把面具給我拿下?!?/p>

一個箭步,他飛快沖至凌紫鳶面前,怎知身旁的皇甫熙摺扇一收,用力往來人手腕處打下,幸虧蒼冥反應快,來得及把手收回,要真被他打中,那手該廢了。

「皇甫熙!」他怒吼:「你什幺意思???」

「沒什幺意思,」他慵懶一笑:「你不知道女人最討厭男人不講理嗎?」

其實你們是半斤八兩。───凌紫鳶內心如此想道。

蒼冥不悅道:「少在那裝好人,你自己不也好奇的很!」

長不大的寵物_長不大的人

「是好奇,」他手中晃啊晃的摺扇看在蒼冥眼里,簡直礙眼至極,「可我不愿與你共享紫鳶姑娘的容貌?!?/p>

「找死!」他將收在腰后的劍抽出,二話不說朝對方攻去。

皇甫熙冷笑一聲,如玉般的手一揮,竟把蒼冥的劍刃給彈開,本以為手中有什幺機關,仔細一看,赫然發現一把軟劍不知何時已被他握在手里,看來它一直藏于腰間,好使敵人放鬆戒備時,出其不意的抹對方脖子。

一旁的凌紫鳶見狀,也不急著走,她蹲在矮墻邊,雙手托腮,看著皇宮園內上演的全武行,邊觀察兩人的攻擊模式,順道分析一下他們和風絕殤三人的優缺點。

論輕功,兩人還差風絕殤一些;論力道,蒼冥佔上風;論計謀,皇甫熙若說自己第二,估計沒人排得上第一。

想到此,凌紫鳶不禁好奇:倘若三人打起來,究竟誰會贏?

『鏘、鏘!』

看著兩張禍水容貌一來一往的打著,她心里想著:皇甫熙屬邪魅,蒼冥則為邪??;兩人對彼此都抱有競爭意識,怪不得互看不順眼,走到哪打到哪。

專注在兩人打斗中的她,難得沒注意到后方有個人影,正緩緩朝她靠近。

══════════════簡體版══════════════

凌紫鳶開始有點傷腦筋了,成親這招對蒼冥來說根本沒有多大用處,讓他迎娶她?

長不大的寵物_長不大的人

───不如讓她去撞墻還省事些。

她后退,他就向前靠。

直到她的背部貼上冰冷的矮墻,退無可退時,蒼冥揚起一張讓人火大的得意笑容。

「怎麼,不退了?」他和她的距離只剩短短幾公分。

『咻!』當凌紫鳶在考慮該如何把眼前的男子給打暈時,一道不知名的物體迅速從兩人之間飛過,使得蒼冥被迫向后拉開距離。

朝東西飛去的方向一望,原來是把匕首,此刻正好端端的插在樹干里,如果剛剛蒼冥沒向后退開,那麼現在削下來的就會是他的鼻子。

「堂堂天麒國皇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調戲女子,嘖嘖…我可做不來哪…」

讓人沉醉的性感嗓音傳出,只見皇甫熙由不遠處優雅走來,嘴邊還不忘勾著禍國殃民的笑容。

「嘖!」蒼冥見到對方,嫌惡的表情立刻現于臉上:「不想賞花是你家的事,特意跑來打擾我,你很閑嗎?」

他拉過凌紫鳶的手,看也不看他,輕輕搖頭道:「本皇子并沒有打擾他人的喜好,不過是想起今日為紫鳶姑娘來教坊的日子,想與她敘敘舊罷了?!?/p>

她朝他一笑:「許久不見,皇子別來無恙?」

長不大的寵物_長不大的人

「挺好,紫鳶姑娘過的如何?」

「自然是挺好?!谷裟銈儍晌还庸怨匀ベp花,就更好了。

蒼冥看著兩人的互動,嘲諷一笑:「怎麼,你也被這妖精迷去了?」

凌紫鳶眉一挑,對他的形容詞有點不滿意。

……為什麼她會被歸類到妖精那一類去?

「若被她迷去,似乎沒什麼不好?!顾拿理⒉[,習慣性拿起手中摺扇遮住揚起的嘴唇。

「她當真不會邪術?」冷冽的目光往凌紫鳶處望去,「聽聞風絕殤也對她著迷不已?!?/p>

「皇子您似乎有所誤會,」站出一步,凌紫鳶難得認真道:「我不過是將一只松鼠託與他照顧,何來著迷之說?!?/p>

墨般的眉一挑,他話里滿是懷疑:「風絕殤從不聽任何人命令,怎麼偏偏就聽妳的?還有,我弟弟從不把自己製做的東西送給女人,當然,除了妳?!?/p>

當聽到蒼栩墨把親手製作的髮簪送給一青樓女子時,他雖訝異,可并不打算多管,但當他提到,風絕殤會對此人言聽計從時,倒起了莫名的好奇。

這女人是何方神圣,竟能讓兩人為她如此上心。

長不大的寵物_長不大的人

「…什麼?」親手製作?

還以為閔鳳依曾見蒼栩墨拿過這支梅花簪,所以反應才如此之大,怎麼…怎麼原來梅花髮簪是小狐貍自己做的?

見她愣住,皇甫熙問道:「妳不知道?」

「…若知道,我便不會收?!挂懒?,堂堂一個皇子,手藝如此精巧做什麼。

「不管妳的本意為何,總之,今日妳得把面具給我拿下?!?/p>

一個箭步,他飛快沖至凌紫鳶面前,怎知身旁的皇甫熙摺扇一收,用力往來人手腕處打下,幸虧蒼冥反應快,來得及把手收回,要真被他打中,那手該廢了。

「皇甫熙!」他怒吼:「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他慵懶一笑:「你不知道女人最討厭男人不講理嗎?」

其實你們是半斤八兩。───凌紫鳶內心如此想道。

蒼冥不悅道:「少在那裝好人,你自己不也好奇的很!」

「是好奇,」他手中晃啊晃的摺扇看在蒼冥眼里,簡直礙眼至極,「可我不愿與你共享紫鳶姑娘的容貌?!?/p>

長不大的寵物_長不大的人

「找死!」他將收在腰后的劍抽出,二話不說朝對方攻去。

皇甫熙冷笑一聲,如玉般的手一揮,竟把蒼冥的劍刃給彈開,本以為手中有什麼機關,仔細一看,赫然發現一把軟劍不知何時已被他握在手里,看來它一直藏于腰間,好使敵人放鬆戒備時,出其不意的抹對方脖子。

一旁的凌紫鳶見狀,也不急著走,她蹲在矮墻邊,雙手托腮,看著皇宮園內上演的全武行,邊觀察兩人的攻擊模式,順道分析一下他們和風絕殤三人的優缺點。

論輕功,兩人還差風絕殤一些;論力道,蒼冥佔上風;論計謀,皇甫熙若說自己第二,估計沒人排得上第一。

想到此,凌紫鳶不禁好奇:倘若三人打起來,究竟誰會贏?

『鏘、鏘!』

看著兩張禍水容貌一來一往的打著,她心里想著:皇甫熙屬邪魅,蒼冥則為邪??;兩人對彼此都抱有競爭意識,怪不得互看不順眼,走到哪打到哪。

專注在兩人打斗中的她,難得沒注意到后方有個人影,正緩緩朝她靠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5630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