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著_下城

基于腦中想掐死她的念頭愈來愈深刻,他選擇轉移話題:「妳今日與天煞公子一道回閣里?」

「是?!?/p>

「怎幺遇見的?」一般來說,風絕殤絕對不可能靠近普通人,今日之舉,已讓許多江湖中人紛紛揣測,鴛鴦閣樓主是否也為絕影山莊的一份子,此事弄得不好,她…就會惹禍上身。

「我教完夫人舞蹈,回閣里的路上遇見幾個登徒子想非禮我,天煞公子適時伸出援手,還很好心的將我送回來?!?/p>

「非禮妳?」語氣聽來帶有懷疑之意。

「唔,即使瞧不見臉,可我的身材也沒多糟吧?」

是不糟……瞧她穿個長袍也不穿好,若隱若現的,真不知羞……。

他不是懷疑有人欲行非禮之事,而是懷疑風絕殤怎會出手救她,但對方語氣無半點心虛之意,樊亦離也不好多說什幺。

「…妳最近注意一些便是,怕有人會藉此尋妳麻煩?!?/p>

「麻煩?」

「江湖上一堆正派早對絕影山莊恨之入骨,他們不敢動山莊,但鴛鴦閣他們可不怕?!?/p>

撐著_下城

「公子莫要擔心,我還有護衛呢,」原來江湖正派也都欺善怕惡啊,「話又說回來,天煞公子到底多可怕,為何大家想除,卻又避之如蛇蝎?」

「妳不知道?」挑眉,這女人怎幺像是沒見過世面似的。

「不知道?!拐\實的回答,換得白眼一記。

「風絕殤的養父是血教教主,當時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的邪派,后來血教被滅門,年僅十四歲的他將在場約三分之二的武林人士斬殺,聽說約有一百六十多位?!?/p>

「喔,」點頭,「所以是因為武功高,大家才怕?」

「不盡然,聽說他個性古怪,山莊弟子常不明白他在想什幺,殺起人來也較常人兇殘,大概是因為這樣吧?!?/p>

「這有什幺好怕的?」

她扁扁嘴,現在想來,若非世人口口聲聲說他有多恐怖、多嚇人,光今日的行為來瞧,他不過是個荷爾蒙全開的帥狗狗而已。

「論兇殘,你朋友也是一等一吧,連天麒國的我都能聽見他的英勇事蹟呢?!?/p>

他難得沒有反對,道:「說的也是?!?/p>

皇甫熙的心狠手辣,凡他身邊的人都明白一個道理:寧與猛虎睡上七日,也不愿服侍他三日。

撐著_下城

只有被他容貌迷到七暈八素的蠢女人才會不停往他那兒靠,還以為能藉此飛上枝頭當鳳凰呢。

「話說回來,」樊亦離正色道:「妳的腳可不可以移開???」

從剛剛就擱在他左大腿的纖細小腿,如今還好端端的放在上頭。

她雙手托腮,笑說:「喔,挺舒服的?!?/p>

舒服?舒服個頭!

他蹙起眉頭,抓起對方腳脖想站起來,眼角一瞄,「…這疤怎幺回事?」

女子右小腿上,有一道約十公分長的舊傷疤。

「以前主子弄傷的?!蛊鋵嵤堑渖窖聲r受的傷,記得左腳也有。

他沒有回答,因為今日他也聽見了船頭兩人的對話。

「…見妳鴛鴦閣生意挺好,怎不買個上好膏藥去疤痕?」白皙的肌膚上,淡淡的粉色痕跡看來甚是礙眼。

「若公子送我,我就擦?!固舳旱恼Z氣,惹得樊亦離臉上又是一陣紅。

撐著_下城

「妳真的是…」

被捉弄多次的他,這次學聰明了,靈機一動,本抓住腳脖的大手使勁一拉,讓她整個人瞬間后仰。

「??!」突如其來的拉力讓凌紫鳶驚叫,下意識雙手一撐,以絕佳的一百二十度角坐在臥榻上。

樊亦離像是打了勝仗般,笑的一臉得意:「慢慢撐,等會兒手痠再告訴我?!?/p>

「哼?!狗鄞綋P起,在對方未反應過來之際,右腳用力往回一扯,趁著對方前傾的那一刻,她抓住男子衣領,往他臉頰啵的一親。

「靠……」想不到對方祭出這招,以為贏過對方的樊亦離,下意識爆出粗口。

對面的人兒回到剛剛手托下巴,從容不迫的模樣回以一個笑:「寒玉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要不咱就直接到床上去?」

「誰跟妳春宵一刻!」臉頰溫度簡直可以媲美熱水壺的他,怒沖沖的回吼。

『咿呀───』

窗戶再度被開啟,屋里的兩人不約而同朝窗邊望去。

紅著俊臉的樊亦離瞬間變了臉色,只見他恢復原本冷冷的表情,用著不甚好的語氣,淡淡問:「怎幺,妳還約了另一個夫君?」

撐著_下城

「他還不是我夫君呢,」凌紫鳶也不緊張,也不訝異,平靜笑回:「寒玉公子也罷,我怎幺不知道你也有夜半私會女子的習慣呢?

───天煞公子?!?/p>

══════════════簡體版══════════════

基于腦中想掐死她的念頭愈來愈深刻,他選擇轉移話題:「妳今日與天煞公子一道回閣里?」

「是?!?/p>

「怎麼遇見的?」一般來說,風絕殤絕對不可能靠近普通人,今日之舉,已讓許多江湖中人紛紛揣測,鴛鴦閣樓主是否也為絕影山莊的一份子,此事弄得不好,她…就會惹禍上身。

「我教完夫人舞蹈,回閣里的路上遇見幾個登徒子想非禮我,天煞公子適時伸出援手,還很好心的將我送回來?!?/p>

「非禮妳?」語氣聽來帶有懷疑之意。

「唔,即使瞧不見臉,可我的身材也沒多糟吧?」

是不糟……瞧她穿個長袍也不穿好,若隱若現的,真不知羞……。

他不是懷疑有人欲行非禮之事,而是懷疑風絕殤怎會出手救她,但對方語氣無半點心虛之意,樊亦離也不好多說什麼。

撐著_下城

「…妳最近注意一些便是,怕有人會藉此尋妳麻煩?!?/p>

「麻煩?」

「江湖上一堆正派早對絕影山莊恨之入骨,他們不敢動山莊,但鴛鴦閣他們可不怕?!?/p>

「公子莫要擔心,我還有護衛呢,」原來江湖正派也都欺善怕惡啊,「話又說回來,天煞公子到底多可怕,為何大家想除,卻又避之如蛇蝎?」

「妳不知道?」挑眉,這女人怎麼像是沒見過世面似的。

「不知道?!拐\實的回答,換得白眼一記。

「風絕殤的養父是血教教主,當時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的邪派,后來血教被滅門,年僅十四歲的他將在場約三分之二的武林人士斬殺,聽說約有一百六十多位?!?/p>

「喔,」點頭,「所以是因為武功高,大家才怕?」

「不盡然,聽說他個性古怪,山莊弟子常不明白他在想什麼,殺起人來也較常人兇殘,大概是因為這樣吧?!?/p>

「這有什麼好怕的?」

她扁扁嘴,現在想來,若非世人口口聲聲說他有多恐怖、多嚇人,光今日的行為來瞧,他不過是個荷爾蒙全開的帥狗狗而已。

撐著_下城

「論兇殘,你朋友也是一等一吧,連天麒國的我都能聽見他的英勇事蹟呢?!?/p>

他難得沒有反對,道:「說的也是?!?/p>

皇甫熙的心狠手辣,凡他身邊的人都明白一個道理:寧與勐虎睡上七日,也不愿服侍他三日。

只有被他容貌迷到七暈八素的蠢女人才會不停往他那兒靠,還以為能藉此飛上枝頭當鳳凰呢。

「話說回來,」樊亦離正色道:「妳的腳可不可以移開???」

從剛剛就擱在他左大腿的纖細小腿,如今還好端端的放在上頭。

她雙手托腮,笑說:「喔,挺舒服的?!?/p>

舒服?舒服個頭!

他蹙起眉頭,抓起對方腳脖想站起來,眼角一瞄,「…這疤怎麼回事?」

女子右小腿上,有一道約十公分長的舊傷疤。

「以前主子弄傷的?!蛊鋵嵤堑渖窖聲r受的傷,記得左腳也有。

撐著_下城

他沒有回答,因為今日他也聽見了船頭兩人的對話。

「…見妳鴛鴦閣生意挺好,怎不買個上好膏藥去疤痕?」白皙的肌膚上,澹澹的粉色痕跡看來甚是礙眼。

「若公子送我,我就擦?!固舳旱恼Z氣,惹得樊亦離臉上又是一陣紅。

「妳真的是…」

被捉弄多次的他,這次學聰明了,靈機一動,本抓住腳脖的大手使勁一拉,讓她整個人瞬間后仰。

「??!」突如其來的拉力讓凌紫鳶驚叫,下意識雙手一撐,以絕佳的一百二十度角坐在臥榻上。

樊亦離像是打了勝仗般,笑的一臉得意:「慢慢撐,等會兒手痠再告訴我?!?/p>

「哼?!狗鄞綋P起,在對方未反應過來之際,右腳用力往回一扯,趁著對方前傾的那一刻,她抓住男子衣領,往他臉頰啵的一親。

「靠……」想不到對方祭出這招,以為贏過對方的樊亦離,下意識爆出粗口。

對面的人兒回到剛剛手托下巴,從容不迫的模樣回以一個笑:「寒玉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要不咱就直接到床上去?」

「誰跟妳春宵一刻!」臉頰溫度簡直可以媲美熱水壺的他,怒沖沖的回吼。

撐著_下城

『咿呀───』

窗戶再度被開啟,屋里的兩人不約而同朝窗邊望去。

紅著俊臉的樊亦離瞬間變了臉色,只見他恢復原本冷冷的表情,用著不甚好的語氣,澹澹問:「怎麼,妳還約了另一個夫君?」

「他還不是我夫君呢,」凌紫鳶也不緊張,也不訝異,平靜笑回:「寒玉公子也罷,我怎麼不知道你也有夜半私會女子的習慣呢?

───天煞公子?!?/p>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5629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 河北快3第2期开奖结果 文商期货配资网 上海快三计划图准确吗 湖北11选五遗漏前三直一定牛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 重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微信理财 舟山体彩飞鱼基本走势 威海配资公司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