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都要愛一斤染書包網_佳霖版死了都要愛

影子刺客的工作,需要絕對的快、狠、準,極短的時間、極少的招式、就立即取人性命。

這一年來,緋村一直扮演得很稱職,并且,越做越出色。

刺殺的目標瞬間斃命,倒地時連帶撞翻盛水的木桶,鮮血隨著水流四處漫溢。

對著滿地殷紅,緋村的思緒不自覺的飄進了一年多前白雪靄靄的某座深山里……

『我不準你下山?!?/p>

『師父!我們在山上修練的時候,已經有許多無辜的百姓死于動亂之中,現在正是用「飛天御劍流」的力量來拯救百姓的時候??!』

『蠢徒弟!你一個人走進亂世能有何作為?想要改變這個亂世,就必須加入其中一方勢力,不管哪一方勢力憑藉這股強大的力量而獲勝,你都是被權力所利用,「飛天御劍流」將不再是自由之劍!我當初傳授你本門劍術并不是要看到這樣的結果,現在的你只要專心修練自己就好!』

『天下百姓深陷于痛苦之中,許多人因為動亂而流離失所甚至喪命,我不該只顧著自己的修練而見死不救!現在就用這股力量在苦難的時代保護百姓吧!而且,這不也是「飛天御劍流」的宗旨嗎?』

死了都要愛一斤染書包網_佳霖版死了都要愛

『劍乃兇器,劍術即是殺人術!不管用多幺冠冕堂皇的理由作為藉口,都掩蓋不了這個事實!為了保護人而殺人、為了救人而殺人,這就是劍術的真理!但壞蛋亦是人,他們也只是想在這個亂世里盡力活下去而已。若你現在下山,等待你的將是藉由各種水火不容的正義所推動的、令人無法理解的互相殺戮。而且,一旦投身于亂世,「飛天御劍流」勢必令你手染鮮血、殺人無數!』

『儘管如此……我仍想用這股力量拯救苦難中的百姓!就算只有一個也好……我想以自己手上的這把刀儘量多救一些人!』

『我不管你這個蠢材了!隨便你去哪里,走吧!』

『謝謝師父,一直以來的教誨……』

加入長州藩陣營已經一年了,他果真如恩師所言,雙手染血殺人如麻,刀下亡魂難以計數。

他在執行自己奉行的正義,依然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而踏著血泊前進,繼續揮劍殺人。

新撰組,主要以江戶多摩地區的劍客為中心所組成的隊伍,受雇于幕府京都守護職(會津藩)。

此時期的維新志士仍是一盤散沙、各自行動,再加上許多不逞浪士假「攘夷」之名滋事擾民,導致京都到處充斥殺戮、一片腥風血雨。

死了都要愛一斤染書包網_佳霖版死了都要愛

于是,新撰組肩負了維護京都治安的重責,不遺余力地追捕四方起事的維新志士與浪士,堪稱他們的頭號勁敵。

因為最初組隊時的集結地在壬生村,所以新撰組又被稱為「壬生狼」。

遠遠看見身著淺蔥色羽織的新撰組隊員自對面街口走來,緋村閃身避入一旁店家的布簾之后,靜待巡邏隊伍通過。

「真是趾高氣揚的呢!就這幺大搖大擺地走在路中間啊……」飯冢說話的同時,將手中的密函塞入緋村的袖口中,「今晚也拜託了?!?/p>

「嗯?!咕p村微微頷首。

「什幺味道?」飯冢四下張望,尋找香味來源,「很香??!」

「白梅香?!鼓克鸵呀涍h去的新撰組,緋村淡淡的應著。

「真是意外,原來你也懂得女人的氣味吶!啊……」飯冢以下巴輕點示意,「大概是那名女子吧!」

死了都要愛一斤染書包網_佳霖版死了都要愛

對街的米舖屋檐下,站著一名身穿白色小袖衣、外罩紫色披肩的妙齡女子。

「長得很漂亮呢!」飯冢搓著下巴連連稱道。

察覺有人對自己投以注目,女子循著他們的目光看過來,緋村轉頭錯開視線。

「那幺,事成后見?!癸堏E牧艘幌戮p村肩膀,「先走啦!」

看著飯冢離開,緋村將視線移回對街,女子已不在原地。

突兀的,一股莫名的空落自心底油然而生。

來客數稀稀落落的餐館內,角落靠窗的位子坐著一名武士。

緋村將酒杯里的酒水一飲而盡,隨即又斟滿一杯。望著杯中透明的液體出神,他想起學會喝酒至今,未曾與酷愛美酒的師父對飲過。

死了都要愛一斤染書包網_佳霖版死了都要愛

劍術是師父傳授的。酒,則是自己學會喝的。

『春觀夜櫻、夏望繁星、秋賞滿月、冬會初雪,此情此景哪有酒不好喝?倘若還是覺得酒不好喝,那便是自己有毛病……總有一天你也會明白酒的味道,到時,我們師徒倆一起品嘗美酒吧!』

仰頭喝乾最后一杯酒,緋村放下酒杯,拿起放在桌旁的武士刀,起身離開。

最近,酒變得難喝。

聞不到酒香,怎幺喝都是滿嘴的血腥味……

「你最近變得特別厲害??!」處理完善后工作的飯冢,從后頭追了上來。

「什幺意思?」緋村瞥了飯冢一眼。

「你讓目標連慘叫的時間都沒有??!喂……」飯冢指著緋村左邊臉頰,「你又流血,傷口還沒好嗎?」

死了都要愛一斤染書包網_佳霖版死了都要愛

聞言,緋村以左手輕觸傷痕,果真又是摸到濕黏的鮮紅色液體。

這陣子,每次執行完任務,這傷口總是淌血。

「我聽過一個傳說,含有強烈怨念的刀傷,在那股怨念被化解之前,絕對不會消失……」

飯冢戳戳緋村的肩膀,「即使傷口痊癒了也會留下深刻的疤痕?!?/p>

看著河面上自己的倒影,緋村喃喃自語:「含有怨念的……刀傷?」

俊逸的線條勾勒出一張貌似女子的清秀臉龐在水面浮動,只是左頰卻掛著一道刺目的紅溝——

滴落的紅色水珠,宛如嚶嚶低泣的血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5627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一定牛 青海快三预测软件 58娱乐城 百家乐高手 北京11选5中奖规则 广西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福彩湖北快3中奖故事 江西时时彩合法吗 网易模拟炒股大赛 北京三快在线 官网 江苏11选五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