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編輯:楊不爽

2017年,一則“中國網絡小說讓美國小伙戒掉毒癮”的新聞一夜之間刷屏了朋友圈,所有網絡文學的愛好者們對此既充滿堅定又表示懷疑:壯哉我大網文!可是,它的影響力什么時候已經如此之大了?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美國小伙凱文·卡扎德靠讀中國網絡小說成功戒掉了毒癮。(圖片來自央視網)

中國網文,全球圈粉

從1998年痞子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開始,網絡文學逐漸走進大眾視野。隨著國內網絡文學市場的火熱和原創文學的增多,網文作為一種新的語言和文學表達形式,正在逐漸改變人們的閱讀習慣。而隨著一些中國網絡文學翻譯平臺在國際市場上的出現,國內的網絡文學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國際交流環境。中國的武俠、玄幻、言情類網絡小說正在重新構筑西方人的中國觀。網文,正在成為世界的新寵。

從2000年開始,中國的網絡文學就已開始在大陸以外市場傳播,其傳播路徑是從我國港臺地區向東南亞、韓國、日本等亞洲文化圈輻射,之后再逐步走向歐美等英語國家。我們先來看一看中國網絡文學出海的歷程:

而根據去年發布的《2017中國網絡文學出海白皮書》顯示,2004年,起點中文網開始向全世界出售網絡小說版權;2006年,《鬼吹燈》被翻譯成越南語、韓語等在多國發售,蕭鼎的作品《誅仙》在越南打開了中國網文市場;2011年《盜墓筆記》英文版多個版本上架亞馬遜;2013年-2014年,中國網絡小說開始在越南火爆;2014年底,北美中國網文翻譯網站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建站;2017年起點中文網海外版起點國際正式上線……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盜墓筆記》英文版圖書封面(圖片來自網絡)

另根據《2017中國網絡文學出海白皮書》顯示,中國網文海外讀者的用戶分布很廣,占比最高的地區為歐洲,其次為北美洲,分別為29.8%和27.7%,而讀者人數排名前五位的國家分別為美國(20.9%)、巴西(7.4%)、印度(6.7%)、加拿大(5.5%)和印度尼西亞(5.4%)。從目前的用戶屬性來看,海外網文用戶中男性讀者占九成,并且年輕化傾向明顯,其中學生群體占比達到52.9%。從學歷來看,本科及以上讀者為51.4%,??萍耙韵伦x者為48.6%,學歷差異程度相對較低。

翻譯平臺立下巨大功勞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離不開網文海外門戶及網文翻譯網站的發展。目前,重要的海外網文平臺包括起點國際、Wuxiaworld、Gravity Tales等平臺。其中,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可謂各具特色的兩大代表。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Wuxiaworld網站首頁(圖片來自網站截圖)

北美中國網文翻譯網站Wuxiaworld(武俠世界)是海外本土第一批成立的中國網文翻譯網站,自2014年12月建站起,已迅速躥升為全球Alexa排名954的網站(2017年4月7日Alexa統計數據),日均獨立訪問者達97.92萬,日均頁面瀏覽量達1449.22萬。在網站用戶上,約1/3的訪問用戶來自美國,其他用戶來自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印度、加拿大、巴西、德國、英國、澳大利亞、新加坡、馬來西亞、法國、泰國、俄羅斯等近百個國家。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圖片來自華輿)

Gravity Tales(重心網文)則是一個本土作者的翻譯+原創平臺,既對中國網文進行翻譯,還擁有原創版塊,孵化了一批平臺自身的網絡小說作者。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Gravity Tales網站首頁(圖片來自網站截圖)

一見鐘情,手不釋卷,為何海外用戶喜歡中國網文?

蒂娜(Tina)是Gravity Tales的原創作者,現在在網站上同時創作并更新兩部作品。蒂娜表示,她寫的兩部小說都是受到了中國網絡小說的影響。雖然她讀過中國四大名著,但她的寫作靈感幾乎全部來自于她所讀過的中國網絡小說。但她自認為不幸的是,她不懂中文,因此,她讀到的中國網絡小說都是被翻譯成英文的。從2014年到2017年,僅僅3年時間內,Tina就閱讀了40多部中國網絡小說。

其實,蒂娜只是眾多中國網文“海外粉”之一,像這樣從中國網文讀者開始,進而成為英文網文作者的,不止蒂娜一個。

說起為什么歪果仁會鐘情于中國網絡小說,Wuxiaworld的創始人RWX(網名任我行,本名賴靜平)反復只用一句話解釋:“天下小白差不多都一樣!”

與金庸、古龍等過于“中國化”的傳統武俠不一樣的是,網絡小說很多本來就來自西方文化?!氨热纭赌ЙF世界》游戲給很多中國讀者帶來新鮮想法,甚至可以說,魔法力、魔法師等現在一些網絡小說的概念,很多都是來自西方文化的,當他們吸收了一些西方的奇幻和魔幻概念,用道教、佛教等中國文化重新包裝了一下,這就讓西方讀者很容易產生共鳴,覺得這東西不陌生甚至很熟悉?!?/p>

而北京大學網絡研究論壇團隊成員吉云飛的研究發現則是,中國網絡文學之所以能在國外受寵,在于網絡文學和全球青少年推崇的文藝作品具有天然的相通性,更與動漫、電影、游戲互通。在美國有兩類人最早閱讀網絡小說,一類是中國文化和武俠小說愛好者,一類是日本輕小說愛好者。中國網絡小說很快就將這兩類讀者“收編”:將武俠小說的一部分粉絲打造成“死忠粉”,同時,將日本輕小說的讀者收歸門下。相對以“守護美好的日?!睘橛篮阒黝}的日本輕小說,美國讀者更青睞中國的網絡小說。

長期致力于中國網絡文學研究的“北京大學網絡文學研究論壇”主持人邵燕君說:“在文化輸出上其實有一種真刀真槍的博弈。說白了,哪個國家的藝術更讓老百姓喜愛,更能穩定持續地滿足其日益刁鉆起來的胃口,才會更有影響力。剛需才是硬道理?!?/p>

看的人爽,翻譯的人……“爽中作樂”?

目前,從事中國網絡小說翻譯工作的既有“專業”人士,也有很多自愿翻譯的“業余人士”。但是,這些人往往很難把一個幾百萬字的書完全義務翻譯完整,于是,就變成了“斷頭書”,也就是翻譯了一半便“爛尾”的書。

經歷“斷頭”,或許某種角度上是中國網文必然會有的宿命,因為太多挑戰,難以克服。

對Wuxiaworld和Gravity Tales網站兩位身為美籍華人的創始人來說,兩大網站的讀者雖然遍及全球近百個國家,但網站目前的譯者,大部分都是華僑,或者在中國居住過的有中國文化背景的中國網文粉絲。

“必須有中國文化底子,這使翻譯團隊特別難找人,尤其是我對翻譯質量要求很高?!比挝倚械莱隽艘恢崩_他的一大難題。

“所以,我并不是挑書,我是挑譯者。要知道一旦鎖定一本書就要翻譯一兩年,不是對中國文化特別感興趣、對網文熱愛的人是堅持不下來的?!比挝倚姓f。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煙雨江南著網絡小說《罪惡之城》開頭的翻譯。(圖片來自Wuxiaworld)

任我行認為,翻譯必須要從第二語言譯成第一語言,從弱語言譯為強語言,尤其是小說翻譯要求更高,“所以必須找以英文為母語,但中文水平又可以達到翻譯水平的人,所以可以說,絕大部分中國人,包括中國留學生,都無法做中翻英的小說譯者,肯定是美國人、新加坡人等那些以英文為母語的人來做翻譯?!?/p>

同時,在任我行看來,譯者不僅中文要達到一個比較高的水平,而且必須語言表達要有一定的美感,有些人即便中文好,但英文的文筆太爛,沒有語言天賦,能翻譯意思不能翻譯感覺也不行。

所以找到符合這些條件的人,還愿意翻譯網文,而不是翻譯精英文學的,實在不多。

譯者難有,翻譯環節的具體難度又是一關。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边@是李白以信陵君竊符救趙的故事和《莊子·說劍篇》的記載為題材創作的《俠客行》的第一句。然而,當它出現在金庸同名小說中時,這句在中國人眼中膾炙人口的名詩佳句,卻讓英語世界的譯者“很崩潰”。

在Wuxiaworld網站語言討論版塊內,也展示很多非常難翻譯的語言供大家討論。

比如“一盞茶的時間”“一頓飯工夫”“生米煮成熟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死去活來”“七情六欲”“滄海桑田”“三界“”六道輪回”等等。

這些中國文化色彩濃厚的詞語、短語,正在用英語世界中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被重新闡釋著。這里,仿如一個個語言和文化的沙龍,成就著異國文化的特殊聯誼,其中不僅提供了中英兩種語言、兩種文化,乃至中國與眾多英語國家文化交互共通的一種路徑,更見證著多種文化相互碰撞卻又惺惺相惜的事實。

如何看待網絡文學“出海熱”

8月23日,第25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第二天,中國青年作家馬伯庸現身其代表作《長安十二時辰》泰國出版的慶?;顒?,泰文版的出版指日可待。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馬伯庸(左二)在活動現場。(圖片來自鳳凰網文化)

如今,《從前有座靈劍山》改編的動畫在日本反向輸出,《甄環傳》首登美國主流電視臺,《瑯琊榜》登陸韓國人氣爆表,《花千骨》火爆東南亞……

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文化輸出,我們是認真的!

電視劇《花千骨》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無論是IP轉化還是市場拓展,中國網文對外輸出已然成績斐然,方興未艾。

網絡文學,從我國港臺地區向東南亞、韓國、日本等亞洲文化圈輻射,到 “強勢出?!边M軍歐美等英語國家,這種“出海熱”令我們倍感欣喜。如果說美國有好萊塢,日本有動漫,韓國有電視劇,今天的中國似乎已經可以挺直腰桿說我們有網絡文學。有專家稱將中國網絡文學打造成可與美國好萊塢、日本動漫、韓國電視劇并駕的代表國家軟實力的世界流行文藝這一文化戰略目標水到渠成自然被提出。

面對“出海熱”,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數字出版司網絡出版監管處副處長程曉龍指出,我國網絡文學走出去雖取得了進步,但尚處于“初試啼聲”階段。他認為,當前我國網絡文學走出去,從題材上看,多以玄幻、仙俠及歷史虛構小說為主。與種類豐富、類型繁雜的國內網絡小說相比,走出去的仍是很小的類型;從地域上看,走出去仍以東南亞地區為主,在歐美讀者中較受矚目的Wuxiaworld目前也只有約30多部譯介作品,與國內每年百萬部新創作小說的規模而言,走出去的仍是很小的部分。網絡文學走出去仍有很大的空間,仍需不斷探索。

中國作家協會創作研究部研究員、全國網絡文學重點園地工作聯席會辦公室副主任肖驚鴻同樣給予了審慎的態度?!凹炔荒芊裾J甚至無視中國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當然也不能盲目樂觀??陀^地說,目前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還沒有形成一個讓我們為之歡呼雀躍的量,還沒有形成像日本動漫、美國電影那么大的全球影響力?!?/p>

從傳播類型看,肖驚鴻也指出,目前她所掌握到的仍是以玄幻、仙俠、古言、現言為主的幾大類。因此,看待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不可喧賓奪主,更不能忘記初心。網絡文學從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打上了中華文化的印記,無論從主觀還是客觀上看,網絡文學擔負著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創新的使命。中國的網絡文學在海外傳播,說到底,是中國綜合國力強大的體現,越來越多的外國人產生了要了解中國文化的愿望。這也是中國人文化自信的一個體現。

輸出亟待進一步增強,受眾有待進一步擴大、類型期待進一步豐富、內容希望進一步挖掘、渠道需要進一步拓寬、版權急需進一步規范、IP渴望進一步開發……中國網絡文學出海,我們面臨的挑戰還有很多。但挑戰往往都是機遇帶來、與希望并生的。

陽光普照,東風正好。作為一種正在蓬勃興起且大有破竹之勢的文化現象,中國網文正在帶著中國文化特有的印記,以初生牛犢生猛力量沖出國門闖入世界,成為影響世界的新文化標簽?;蛟S我們可以期待中國網文成為中國全球文化戰略的新主角,中國網絡作家群體或可成為提升中國文化輸出的急先鋒,從而助力中國文化在全球化語境中的新地位。

參考資料:

艾瑞咨詢,《2017年中國網絡文學出海白皮書》

中國藝術報,2017年4月11日,《中國網文“出?!保涸绞蔷W絡的,越是世界的》

浙江在線,2017年3月30日,《中國網絡文學領先世界外國小伙靠這個戒了毒癮》

瞭望東方周刊,2017年2月7日,《網絡文學出海,剛剛開始》

來源:華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494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