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歡喜樂鮮為人知,黔籍網絡作家“大神”知多少?

轉載自:貴州都市報文化周刊

六千,七千,八千,九千,一萬……手指在鍵盤上連續飛舞四五個小時后,一天的工作總算完成。這樣的日子是長期的,鍵盤上敲打的字數會變為百萬或者千萬。字數多的同時要讀者喜歡,才能根據點擊量兌換成收益。這便是網絡作家的工作。在網絡文學迅速發展的今天,貴州網絡作家是怎樣一個群體,他們如何工作,市場反響又是怎樣?記者通過大量采訪,逐漸走近網絡作家這一群體。?
至少有數百貴州人在從事網絡文學創作
? ? ? ?辛辛苦苦碼十來萬字,數量看似可觀,但對不起,這只是網絡寫作的菜鳥階段。得繼續努力,然后爭取和某個網站簽約,之后作品上架,才有賺錢的可能。這時的級別分為“小妖”、“中妖”、“大妖”,“大妖”月收入也就2000元不到,因此還得努力。從“小仙”到“中仙”,“中仙”到“大仙”,最后才可能月收入萬元左右。再往上,就是“小神”、“中神”、“大神”,月收入據說在三萬元左右。如果成了超級“大神”,那即是該行業名副其實的大腕了。

? ? ? ?事實果真如此嗎? 筆名叫“蕁秣泱泱”的大神級作者、貴州黔東南人孫源苑基本贊同。她告訴記者,網絡作家確實是根據收入累計來劃分等級,但每個平臺的劃分不同,如自己所在的閱文集團,核心作者就分為“白金”和“大神”兩個級別。未達到這個級別的作者也有等級之分,等級不同,合約也不同。孫源苑表示,閱文集團旗下所有網站的作者有近千萬,“白金”和“大神”級別作者卻不足一千。就她自己來說,每月收益主要來自用戶訂閱收入和版權收入,大概幾萬元。

悲歡喜樂鮮為人知,黔籍網絡作家“大神”知多少?孫源苑

? ? ? ?2007年,從貴州大學藝術學院環境藝術設計專業畢業后,孫源苑做了幾年的互聯網產品開發工作。由于厭倦了朝九晚五的日子,手頭有了一點存款,加上對文字的自信,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進入網絡文學創作的行當,從2013年一步步攀爬至今,終于成為收入可觀的“大神”級作者?!跋噍^于許多資深老作者來說,我還算是個半嫩的小萌新?!辈稍L中,孫源苑如此評價自己在該領域的資歷。

她告訴記者,自己主要的創作類型是女頻玄幻,也就是大眾認知的幻情小說。目前,已完成的《醉紅顏:傲世臨川》第一卷已經出版,第二卷、第三卷的出版也已進行到洽談的最后環節。另外,作品《逆天魔妃》也被翻譯成泰文,在東南亞地區進行電子推廣,該作品的有聲、漫改、游戲、影視等衍生方向,也都在進一步洽談中。

怎樣才能進入這一行呢?孫源苑的看法是,多數網文作者曾經都是讀者,也并未經過多少訓練?!耙驗?,網絡文學的受眾和傳統文學不一樣,并不要求作者有扎實的文字功底,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把故事說清楚就行?!?/p>

然而,長期在家寫作也會令孫源苑頗感倦怠,今年4月份,她在貴陽花果園租了一套房,作為自己專職創作的工作室。擺上小茶幾,在墻上簡單貼幾張畫,買個簡易書架,再種點花草,創作的地方簡單清爽,有著淡淡的文藝氣息。她說,自己搬進來不久,另外兩位打算專職創作的小伙伴也先后加入。

那么,貴州網絡寫作者究竟有多少?目前尚無確切數字。孫源苑說,自己于2013年開始在瀟湘書院寫作時,女作者中似乎只有自己一個貴州人。但是到了2017年,就發現了不少貴州老鄉?!八降紫?,我們有一個貴州作者群,里面包含了許多平臺下的貴州籍網絡作者,人數大概在六七百人左右。當然,這只是知道的部分,我相信還有很多貴州籍作者?!?/p>

 

最高年收入可能千萬級

? ? ? ?記者在采訪中得知,貴州從事網絡文學創作的大神級作者其實不少,其中筆名叫“滾開”的遵義人何慶豐就是其中之一。幾年前,參加公務員考試后的他發現自己發在網上的文字居然能養家糊口,于是考試成績還沒下來,就和起點中文網簽約專職創作,并從此定居上海。從2011年到現在,他一共寫了5本書,年收入近百萬?!笆袌鲛D化是我的弱項。因為太懶,版權這方面不是很了解,之前的漫畫版權和有聲書,還有海外翻譯版、臺灣繁體出版,都是全靠責編和主編幫忙推廣?!焙螒c豐說。

悲歡喜樂鮮為人知,黔籍網絡作家“大神”知多少?何慶豐

? ? ? ?如何慶豐一樣的貴州籍網文作者大概有多少人呢?同樣身為“大神”、對這一行業頗為了解的貴州網絡作家段存東向記者透露,“可能10個吧”。他說,貴州籍的網絡作家,“大神”級別的除了“玄幻大神”滾開,還有“歷史大神”高月、“都市大神”黯然銷魂、“懸疑類大神”墨綠青苔等。前幾年因電視劇 《花千骨》 而為人熟知貴州銅仁籍作者果果,則是貴州網絡作家中的特例,年收入據說為千萬級。情況真如此嗎? 記者檢索到2016作家富豪榜,果果排在作家榜第33位,以《花千骨》獲得400萬元的年度版稅。加之作為《花千骨》編輯這一身份,果果收入應該確實不低。

“網絡文學火起來,并非是一個行業的成績,主要還是影視化帶來的繁榮。畢竟,寫作真不是一個所謂掙大錢的行業,主要還是作品的衍生?!倍未鏂|表示,貴州其實有不少在網文圈的“大神”作家,只是外流嚴重,是典型的“墻內開花墻外香”。

較之全國,貴州網文創作似乎還稍遜一籌。從事這一行十余年的六盤水市盤州市人吳鳳云表示,貴州籍的網絡文學創造者無論是數量上,還是質量上,在國內都還處于落后狀況。比較直觀的是,網文作者收入排行榜中,全國排名前兩百的網文創作者,貴州人屈指可數?!斑@一點與貴州網文寫手缺乏交流的渠道與平臺有關,希望貴州省的網絡作協成立之后,這一情況能夠得到改變?!彼f。

創作從來不是一個容易的行當

? ? ? ?對多數網絡寫作者而言,顯然沒有“大神”們這么幸運。段存東說,真正能依靠寫作養家糊口的,全國不會超過一萬人。而如果沒有收益,那創作就隨時可能被中斷。記者了解到,畢節市織金縣人一個筆名叫“淥水亭”的創作者,就在寫了14萬字后選擇放棄。而筆名叫“吳老狼”的吳鳳云,則是其中的幸運者之一。他對記者說,自己最開始純粹就是出于愛好,沒想到真的拿到了稿費,也在網絡文學創作中取得了一定成績后,就干脆做了全職作者?!霸具€打算隨便寫幾年后改行,可隨著收入的不斷提高,還有發自內心的熱愛這一行業,就一直堅持到了現在?!眳区P云說。

采訪中,網絡作者們一致強調,這是一個需要毅力的職業?!耙胍恢泵刻靾猿指?,需要很強的自制力?!焙螒c豐告訴記者,自己每天最少得更新6000字,一本書往往要連載一年半,期間都沒有假期,確實很累。而且,每天連續工作的四個小時必須高度集中精神,不能中斷,否則靈感思路會被打斷。長時間坐著,腰椎越來越脆弱,動不動就疼。選擇租房創作的孫源苑也表示,每天高強度更新,缺乏鍛煉,這導致網絡作家的身體一直都不好。自己之所以找一個專門創作的地方,就是把家和工作分開,一方面自己能更專注,另外每天走著去工作室,也算是鍛煉身體。

悲歡喜樂鮮為人知,黔籍網絡作家“大神”知多少?“長空”

? ? ? ?寫作者辛苦,做網絡文學編輯的也不例外。在北京火星小說網承擔內容編輯的盤州人“長空”告訴記者,自己每天審稿得看幾十萬字,少說也有十來萬,不僅眼睛受不了,身體也不大好。正因為體會到工作的不易,他很少要求不達標的作者退稿,而是指導對方進行修改?!拔覀兒妥髡呱眢w其實都不會太好,所以還是希望大家能勞逸結合?!薄伴L空”說。

除了辛苦,讀者的認同是網絡寫作者需要面對的另一個問題。盡管已經成為“大神”級作者,但何慶豐仍然記得,第一次等待訂閱成績出爐時,那種忐忑的心情。而之所以能走到今天,也和他的努力密不可分?!耙郧拔覍τ诋嬅娓械拿鑼懞軤€,后來就每天找各種照片圖畫,進行回溯描寫。放一段時間,再回頭看自己的文字。如果還能完美聯想出圖畫照片,那就合格了,如果不行,就找原因、糾錯,這樣堅持半年,文字就變得有畫面感了?!彼f。

何慶豐告訴記者,自己屬于實驗型作家,寫書就像是經歷不同人生?!懊總€人人生閱歷都不同,三觀也不同,因此得嘗試適合自己的題材,發揮自己的長處?!彼榻B,自己寫過奇幻、都市、西幻、仙俠、玄幻等類型,基本上大部分題材都嘗試過了,最后發現最合適的還是玄幻仙俠。目前在寫的 《極道天魔》,就是嘗試不同題材的結晶。

“之前忽然有一天,我意識到自己的故事居然對很多粉絲讀者有不小的影響力時,我就開始注意價值觀的灌輸了?!焙螒c豐說,希望更多的讀者能夠在看過自己的書后,更積極向上,得到更多的鼓勵和動力,就像書中主人公一樣,不怕挫折,排除萬難,靠自己的努力和奮斗,找到屬于自己的人生價值。

2015年,來自貴陽市烏當區的曹偉出版網絡小說 《三國猛將趙云傳》,之后又于2017年出版《三國猛將趙云傳2》。兩套書籍均取得不錯的銷量,并多次參加包括北京國際圖書展等數十次各類活動,并被清華、復旦、中山等大學圖書館收藏。目前,第一部已經第四次印刷,第二部也在準備第二次印刷?!捌鋵?,我寫這本書的初衷是想通過小說形式弘揚中國傳統美德,以另外一種形式來引導讀者(特別是青少年讀者),能夠分辨是非觀和善惡觀,懂得尊老愛幼,孝敬父母,培養他們百折不撓,銳意進取的精神?!辈稍L中,曹偉如此談論自己的創作追求。

 

遞交提案,呼吁給網絡作者一個“家”

? ? ? ?在貴州籍網絡作家中,筆名為“晴了”的黔南州人段存東備受尊敬。這些年來,他的作品 《調教初唐》 曾經獲得2007年度中國網絡文學十佳作品大獎,還有多部的作品在臺灣地區出版過,其中 《千夫斬》 在臺灣出版23集共計十余萬冊。他在這一行深受愛戴,不僅因為有近20年的網文創作資歷,以及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貴州省政協委員等身份,更是他對這一行業的關注和見解。

采訪中,段存東向記者詳細介紹了這個新興行業。他說,截至2017年底,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已達到3.68億,占網民總體的45.6%。數百家文學網站日更新總字數達2億漢字,文學網頁日均瀏覽量超過15億次?;诨ヂ摼W跨界優勢,一大批中國網絡小說走出國門,受到國外讀者追捧,在美國、加拿大、菲律賓、英國、俄羅斯、印尼、越南等國家中中國網絡小說的擁躉眾多,僅英文翻譯網站Wuxiaworld就有來自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讀者跟讀,日均訪問人數都在50萬以上。

悲歡喜樂鮮為人知,黔籍網絡作家“大神”知多少?段存東

? ? ? ?“中國網絡文學已經體現出世界性的影響,成為與美國好萊塢大片、日本動漫和韓國偶像劇并駕齊驅的‘四大文化奇觀’之一?!倍未鏂|說。

采訪中,他向記者細數國家乃至各省市有關網絡文學的大事件及相關措施,如2012年,網絡文學以數字出版的形式首次進入國家訂單集中出口;2017年4月,全國首家網絡文學研究院在杭州成立;2017年11月,上海大學攜手閱文集團開設中國首個“網絡文學碩士”專業方向;2017年12月,首個“中國網絡作家村”正式落戶杭州市高新區(濱江)白馬湖畔;至2018年9月,全國各地所成立的省級和市級網絡作家協會已達20多個……

“各省市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亦預示著原創網絡文學將迎來全新的發展機遇。而貴州有相當的網絡文學基礎,也有不少的網絡文學圈子的‘大神’級別的名家;另外,目前就我所掌握的情況,各大網絡注冊,并一直持續性進行文學寫作的貴州籍網絡作家約有近千名。另外,據說貴州省目前正在籌備網絡作家協會一事,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貴州省網絡文學工作者也能夠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倍未鏂|說。

基于當前網絡文學的發展狀態,段存東以貴州省政協委員的身份,于去年政協會議期間遞交了 《關于推進貴州省網絡文化發展的提案》,呼吁貴州省政府以及相關部門能夠參考全國各省市網絡作家協會的模式,為貴州省網絡文學力量構建一個統一的協會性質的組織機構。

對 ?話

因為熱愛閱讀,所以嘗試寫作

文化周刊:您是怎么喜歡上文學創作的?有什么特別的機緣嗎?

段存東:從小就很喜歡閱讀,最開始接觸的是武俠類和瓊瑤類小說,但當有了網絡,讀了越來越多有著奇思妙想的文學作品后,就在考慮,既然別人可以把自己所構想的世界和故事寫出來,我為什么不行? 于是,2000年前后開始嘗試,從2007年專職做這一行,在網絡文學這個圈子里面,也算是老前輩了。

孫源苑:我從初中就大量閱讀各種類型的小說和一些名著。那個時候,還沒有網絡文學,只有學校旁的租書小屋。到了大學時期,互聯網開始普及,出現電子小說后,才開始接觸到網絡文學。雖然媒介變了,但我還是喜歡看小說,看多了,胃口也越來越刁。恰巧在工作后的幾年,事業出現轉折點時,我對朝九晚五的上班有了一種倦怠感,再加上當時覺得好像找不到喜歡的小說了,就對自己說:“不然,就自己試著寫寫看?”就這樣,一腳踏入了網絡文學的創作之路。就像是戀愛一樣,最合適的時間,遇到了最適合的人,那就是一輩子了。從下定決心的時候,我就是全職,也算得上是破釜沉舟了。

吳鳳云:從小就喜歡閱讀,曾經不止一次的做過文學夢。一次偶然的機會,從朋友手中借到了一本實體版的網絡小說,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幾乎讀遍了一切能夠找到的網絡小說。后來又幸運地得到了一臺親戚淘汰的舊電腦,學會了在網吧下載網絡小說到電腦上閱讀。之后覺得不過癮,就干脆自己寫起了網絡小說,沒想到真的進入了這個行業。

傳統文學與網絡文學互補

文化周刊:在您看來,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寫作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段存東:文學說到底,是客觀世界在作家主觀世界中反映的產物。而所謂的傳統文學這個詞,一般都是嚴肅文學。嚴肅文學更多是思想性、教育性,是每一個人都需要的,會對閱讀者產生各方面的影響和幫助。而通俗文學的定位是在大眾緊張的生活學習之余,給大家帶來一些精神享受和放松的東西,兩者的創作目標不同。通俗文學永遠無法取代嚴肅文學的思想性和教育作用,而嚴肅文學也不可能覆蓋通俗文學的娛樂性與普適性,在我看來,兩者是互補的。

孫源苑:最大的區別,就是傳播媒介的不同。媒介的不同,導致了在發布的過程中,網絡文學不用向傳統文學那樣,受到諸多約束。作者的想象力,能更加天馬行空,語言也能更加通俗易懂。

曹偉: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的共同點都是文字工作,兩者間的不同是面向群體不同。傳統文學作者更加精英化、藝術化,對每一段文字都要斟酌很多次才能定稿;網絡文學是大眾化、娛樂化,關鍵在于更新快。

希望能寫出更好的作品

文化周刊:打算長期從事這一行當嗎?對未來有怎樣的期許?

段存東:是的。寫作是我兒時的夢想,我能夠從事這一行業,完成兒時的夢想,這是一種極大的幸運,所以會沿著這條路繼續走下去。至于未來,當然是希望作品能夠寫得越來越好,讓更多的人讀到我的作品,也希望我的作品影視化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何慶豐:我喜歡寫故事,確實打算一直從事這行業。未來的話,希望能寫出更能擁有正能量的故事。

孫源苑:我的讀者們也經常問我,會寫多久,會不會突然有一天就不寫了。我的回答是:這是我熱愛的事業,只要還能寫,就會寫一輩子。至于未來,當然是希望有越來越多的讀者認識到我的作品,也希望能不斷的進步,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期待我的作品在其他衍生方面都有好的成績。

吳鳳云:當然會長期從事這一行,早在少年時我就抱有作者夢,希望能夠成為一個職業作者,現在好不容易美夢成真,我又怎么可能舍得輕易放棄? 而且,我剛和騰訊旗下的閱文集團簽訂了一份為期五年的作者長約,不完成可是要被索賠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485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 世界四大赌城的四大赌场 时时彩分析软件哪个好 11选五开奖宁夏规则 江苏快3怎么玩 网易快乐8 吉林11选五一定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爱彩乐 pk10预测软件安卓 上海11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