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好大又好硬_好長得好大好硬

五十四章

國貿十二樓的餐廳某個包廂,金條的主人原來正是C國十大金飾店之一的永恒珠寶店的。前來交接的人有六位,其中話事人是持有股權最多的執行董事鄭加昌,其余是他的助理、法律顧問以及三名是高大壯的保鑣。

一坐下來,鄭加昌雙眼透露出對展昕不友善與鄙視的眼神打量她,一副他是這一次交接會面的主導方一樣高高在上,盛氣凌人,不遮不掩地表靈出對她的不屑。

怪不得哥基說他們不好說話。

展昕同樣打量著他以及站在他身后幾個方位的高大壯保鑣,暗里留意他們的腰間有沒有可疑的武器,確定沒有明顯的槍械,她稍稍鬆了口氣,不轉彎,切入主題?!附饤l我帶來了,想拿回去的話,很簡單,一箱給五百萬酬勞,我沒有要多你了?!?/p>

鄭加昌冷笑,瞇一瞇眼打量這位不自量力的小女孩,慢條斯理取了一根雪茄點燃,夾在食指與中指之間輕淡地吸一口氣,呼出后嘴角勾起嘲笑弧度道:「你覺得你值一千萬?小妹妹,妳是癡人說夢了吧,懂不懂甚幺叫癡人說夢?何況金條原本就是我的,我方公司在違失金條時己報了案,每條金條有編碼,如果你帶來的兩箱金條證實是我方的,妳連踏出這房間的機也沒有?!?/p>

「好說了,鄭先生,如果不是我幫你拿回來,你認為兩箱市值兩億的金條能回到你眼前?誰癡人說夢了,還有,別以為我聽不懂?!拐龟可钣牧穗p眸,發出淡淡絲絲的清冷寒意。

「妳是賊喊捉賊,是黑市沒有人敢要妳劫來的金條吧,在下不才,但黑白兩邊我倒也認識一些人,金條被劫去那天我就拜託各方友好替我方留意,一有發現便重償?!灌嵓硬f話聽著彬彬有禮,卻每字每句都帶著無形的嘲諷與鄙夷,徹底將展昕看成黃毛丫頭,不值分文。

可他忘了,當年他花了不少錢請了一隊全國數一數二的保鑣顧送金條,始終被人劫走,若展昕是同黨,那會不值分文?而且還是一位絕對危險人物才是,有種人,自大心過盛便會蒙蔽了心眼,終有一天會遇上挫敗。

也許,展昕將會是他遇上的挫敗。

「鄭先生,你意思是我不用跟你們談了?」展昕冷淡一問,心想也好,他不想要回去,那她就拿出賣唄,說甚幺黑市不敢要?天大笑話,把金條溶了再造不就行?錢是世界萬惡之首,敢在黑市混的人,有錢賺還會不敢要,誰才是癡人說夢,呵呵。

不要好大又好硬_好長得好大好硬

「不是不談,這樣吧,我們也不是不講道理,妳愿意將金條拿回來,我方就出一百萬當是妳的報酬,妳拿了一百萬就去過點好日子吧,省點都能養老到終了,年紀這幺少,就別做壞事了?!灌嵓硬Z重心長地道,往旁邊的助理打眼色,將早己寫好的一百萬支票放在轉盤上,輕輕一轉,準確地轉到展昕面前。

一百萬?展昕瞅看一副看她鐵定會收下的鄭加昌,似乎她年輕的外表加上女性的性別,而且單人匹馬前來,真讓對方看扁了。

「不好意思,我們不用再談了,你不想要這兩箱金條,我實在不勉強,呵呵?!拐龟客俾曅α诵?,吸一口氣仍能仰壓怒火之下將轉盤轉回去,也準碼無誤轉回他面前。把他椅子兩旁的箱子提起,頭也不回的要離開。

走到門口,不意外站在門口最近的保鑣伸手攔她,背后鄭加昌有點崩不住有禮的態度,勃然大怒高聲說:「我愿意出來跟妳談己經給妳們這邦賊面子,再不識抬舉,莫怪我聯絡余總警監,讓他馬上派人把妳鎖回去!」

「哦,余治霆嗎?」展昕挑了挑眉,轉身時嘴角勾起?!敢埠?,你快點打給他,順便告訴他展昕想他了,讓他快點過來抓我?!?/p>

「妳是以為我子虛烏有,裝裝樣?」鄭加昌橫眉瞪她,勾了抹等著看她死的笑靨打給余治霆。

余治霆見到來電者,沒遲疑接起來:「鄭先生嗎,很久沒聯絡,怎幺,又有好金飾拿給我看嗎,正好有個侄女要出嫁,愁著買甚幺金飾?!?/p>

「沒事,我派人拿最新款的金飾給你隨便挑,打半價!對了,有件事想請你幫忙,早幾年我不是有兩箱金條被劫了,現在有個賊子約了我出來,索我一千萬才把金條還給我,我想你請你派人過來抓賊?!箶⑹鼋涍^時,他往展昕勾出勝利的笑容。

「甚幺,膽子這幺大!地點在哪,我馬上派人過來逮捕他!」余治霆一向嫉惡如仇,為人正義感強烈,一聽有罪犯,正義之使附體。

「就是,現在的賊子膽大包天,她以為我不認識你,還讓我跟你說她叫展昕,她想念你,呵呵呵,余總警監怎可能認識這種賊子?!灌嵓硬f著說著又抽起雪茄來,一口接一口,肢體放鬆,如跟老朋友聊天一樣旁若無人。

「操!甚幺鬼,還想甚幺我,我怎會認識這種…………………展昕???你說你在見的賊叫展昕!」余治霆那邊餐桌倏地站起來,對著電話驚呼!

不要好大又好硬_好長得好大好硬

「對??!怎幺啦,你真認識她,還是她是個頭號重犯,那更好,你派人過來抓她又立下大功呢?!灌嵓硬蛏砗蟮谋hs打眼色,讓他們把人壓下來。

展昕舉手示意她自己坐回去,保鑣見她乖巧聽話沒甚幺危險動作,便由她了。

「鄭先生,麻煩你先將電話交給她聽?!褂嘀析C實是不是那個展昕,搞不好是同名同姓?

鄭加昌疑惑皺眉,不悅的將電話放到轉盤轉到展昕面前道:「聽吧,余總警監?!?/p>

「哦~」展昕笑意滿滿,將電話拿起,一副接聽熟人的電話道:「怎幺啦,余大叔,想我啰?」

「真是妳,展昕?」余治霆頓時全身冒汗,他萬萬想不到鄭加昌會惹上展昕!「到底怎幺回事,妳拿了鄭加昌的金條?」

展昕將事情始末告訴他,余治霆聽了后有點不知道該怎幺做,其實展昕在犯律算是有點勒索成份,但在情在理,人家一個小女孩拼了命將金條從恐怖份子那兒帶了出來,雖說是順手的,可仍有功勞……

這件事他不好出面,最后他讓展昕把電話還回去鄭加昌,鄭加昌拿起電話,就聽見余治霆證明展昕不是賊,他的兩箱金子的確是人家千辛萬苦拿回來的,暗示他交出一千萬卻能拿回兩箱價值兩億的金子,絕對是劃算。

掛線前,他更將展昕的潛在身份告訴,意味著他不肯用一千萬換的話,展昕絕對有能力將金條從地下市場賣出去,不必要聯絡他用一千萬跟他交換。

對方匆匆掛了線,鄭加昌放下手機,抬頭目看向展昕眉頭緊皺,沒有人說話,房間里亦跟著寂靜得落針可聞,他夾在兩指間的雪茄泛著匆明匆暗的細微火光,飄出繚繞的白煙。

「咳?!灌嵓硬拇竽X懂轉了,回過神來,嘴臉也一百八十度改變,不同于一進來時的虛假姿態,現在他坐姿挺拔,將雪茄捏滅,甚至眉眼間滲出對眼前女生有著濃濃的敬意?!刚剐〗?,對不起,剛才是我失禮,狗眼看人底,也不識泰山?!顾酒饋?,對展昕正式鞠躬,在場的其他人跟著看得詫異愕然。

不要好大又好硬_好長得好大好硬

展昕擺了擺手,抬手看手錶,己經十點半,她得快點回去抱抱佳人?!覆槐囟喽Y,平身?!顾_玩笑的學電視里的皇帝說。

鄭加昌點點頭,坐回椅子上,差點就回一聲:謝皇上。

「那幺……展小姐,金條的報酬,我方沒問題的,但支票沒準備……」鄭加昌想找個方法,但聽到展昕這幺說。

「呵呵,現在是你方沒問題,不等于我的交換條件就一樣?!拐龟柯龡l斯理將其中一箱金條打開,金光燦燦映到她臉上,她拿出其中一條金條在手里把玩,金條相當沉,是上等千足純金。

鄭加昌咬咬牙,后悔在十多分鐘前的狂妄自大而失去用最底金額去換回價值兩億的金條。

「未知展小姐想要多少報酬呢,妳即管說?!灌嵓硬€得笑面迎人,不能有半點怒意。

「嗯……」展昕轉著眼珠思良了數分鐘,笑咪咪的提出:「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報酬再加五百萬,另外未來五年,你們要找宮鷨年做代言人,所有珠寶廣告都由她承包,你看看怎樣?」

「宮鷨年?」鄭加昌沒怎幺留意娛樂圈的人事,永恒珠寶也只是生新集團旗下的一個項目珠寶品牌,而他是生新集團的執行董事。

旁邊的助理動作很快,即時用手機搜出宮鷨年的資料。

鄭加昌速閱了內容,沒想到小女孩要捧上來的女星己經是影后級別,無論外形與氣質,做珠寶的代言人絕對是不錯選擇。然而他點點頭時,助理小聲在他耳旁道:「據我所知,以前是想找宮影后代言,可是她的公司叫價很高,我們最終放棄了而投其一位二線女星,正好合約今年到期?!?/p>

叫價高……公司能否決的,肯定是代言費高得他們覺得利益化不大,不值得,如今……唉,他是騎虎難下,這小家伙真會談判,說是不是不講道理,要他們邀請宮鷨年做代言人,豈不是又在他身上割一脖子的血?

不要好大又好硬_好長得好大好硬

「好,沒問題,宮小姐形象很好,也合適?!跪T虎難下,叫他怎幺拒絕?助理力小聲勸阻下,他逼不得已應了下來。

「錢方面不要開支票,我嫌去銀行麻煩,直接打入我帳,你是助理吧,互加微信,保持聯絡,至于鄭先生答應讓宮鷨年做代言的事,你應該一諾千金,不會反口,所以我也不用你簽甚幺同意書,大家講求誠信,這兩箱金條我這就放下?!拐龟靠纯词皱l,啊一聲,「我可以再加一個條件嗎?」

「您說?!灌嵓硬齼刃姆瓊€白眼。

「我想打包宵夜給我女朋友吃~你來買單怎樣?」展昕嘿嘿笑著,都沒等對方答應,便拿起餐牌翻起來,看完了按鈴叫了服務生進來,不客氣點了不少鷨年喜歡吃的口味,要求要快。

服務生離開,鄭加昌那邊也準備離開,離開前,他為保日后又犯著這位大爺的女朋友,還是先問問她的女朋友是甚幺,好讓他避之則吉:「未知展小姐女朋友是誰,我沒惡意,就日后有緣見到能好好相待?!?/p>

展昕那會不知道他想甚幺,甜甜一笑說:「正是永恒珠寶未來的代言人啊?!?/p>

「啥?」鄭加昌頓了幾秒后眼睛睜大……

靠!

他還想對下面的人說要向宮鷨年壓點價錢,她是這位大爺的女朋友……

還能壓幺!

鳴,哭哭。

不要好大又好硬_好長得好大好硬

十二點左近,宮鷨年翻身抱了個空,她猛然睜開眼,身旁空空如也,抱著被單遮住身軀坐起來,她見到滿地狼藉,雙頰暗暗紅了,下床套上浴袍將地上的紙巾收拾到垃圾桶里,洗了個澡后再把床單換手掉丟進洗衣機里洗,清理好一切,她才慢悠悠地在屋子里轉了一圈不見展昕,正打算打給她。

電話通了,可鈴聲就在門外,門口打開,展昕一身黑衣衫回來。

「妳出去了?」宮鷨年從沙發起來,臉帶笑意走去迎接,她像個媳婦兒一樣將拖鞋放到地上讓展昕方便換上。

「嗯,我知道妳醒來一定餓,出去買了點吃的回來?!拐龟刻崞鹗掷飪纱澄?。

袋子散發出很香的味道,鷨年一邊鼻子吸得蠕動,一邊肚子就叫了起來,也是啊,午餐都沒吃,回來就被人折騰了一個下午,體力消耗殆盡了。

幫忙提其中一袋過去客廳,二人坐著,展昕打開包裝一份份菜式放到茶機上,有一盒孜然爆炒羊肉、酸辣土豆絲、酸菜魚、灼青菜,一客白飯,另一袋則有些水果和小甜點。

「太多了,我們怎幺吃得完?!?/p>

「沒事,吃不完放冰箱,明天讓凌菲姐吃?!拐龟啃Φ霉郧?,拿了一個小碗盛了點白飯,又替她在碗里夾了幾塊羊肉與一些魚肉。

「妳太壞了?!顾罅四笠粡埵菹髦挥衅さ哪?,不太好捏又改為捏她的耳珠。

「怎幺可以叫做壞,好吧,吃剩的我明天再吃?!拐龟坎湎蛩氖直?,伸手摟住她的腰,下巴搭在她的肩上,反擊地咬住她的耳朵,呢喃細語說:「我剛才出去幫你爭取了一份工作,有沒有獎勵?」

宮鷨年先把人推開,她一呼一吸的微絲熱氣弄得她全身燥熱,還有曖昧的要獎勵,屁股想也想出她想要甚幺,今晚真的不行,她腰與腿間有些酸痛?!干蹒酃ぷ??」忽視她要的獎勵,倒是注意到工作的事情。

不要好大又好硬_好長得好大好硬

「嗯,永恒珠寶的代言人,合約期五年,妳讓芳姐即管開價,對方都會答應的?!?/p>

「永恒珠寶?兩年前他們找過我,他們不是不接受我們開的代言費嗎?妳……是不是狐假虎威,打著你媽媽乾媽們的旗號威逼人,如果是這樣我不會接的?!顾J為對方絕對覺得適合才行,不能被人威逼選上她。

「我沒有!是交換條件!」展昕抱住人,往她肩窩里磨蹭。

「哼,我不相信?!国喣瓴毁u帳,將人頭推開。

展昕只好邊吃邊將今天出去交金條的過程靠訴,宮鷨年聽完抓住了重點,再發問了一條送命題。

「妳是怎樣得到那兩箱金條?」鷨年己吃飽,端著一個中式小點心慢慢品嚐,目光打探地往展昕身上掃去。

一定有鬼。

「嗯……………………」展昕不敢說,說了她知道鷨年會害怕,會擔心。

「妳敢不說,今天不要進來我房間?!国喣瓴[眼瞪人。

「………我明天再來?!?/p>

鷨年人小粉拳出擊,把人壓在沙發里搥打。

不要好大又好硬_好長得好大好硬

她力氣不大,但打下來還是有點痛,展昕把心一橫抱住她的腰翻過身,在身的人掙扎之前吻住她,剝開她的衣服,狠狠地在沙發里要了她一遍,然而宮鷨年完事后不死心再問,她用唇封住她的嘴,扛人回房間,只要她再問,她就探進去繼續……

到后半夜,宮鷨年受不了,不再質問,翻身咬展昕的耳朵,熟睡前落下狠話……

本影后遲早要妳好看!

============

作者要說的話:

別急,影后反攻之路很快提上!

展昕:鳴,怕怕。

影后:乖,痛一下就快樂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2792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 能放大的陕西11选5链接 安徽快3大中小走势图 棋牌游戏大全排名最火 云南快乐10分横屏版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世界三大赌城之首 内蒙古11选5软件 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 东方开头的股票代码 赌博官方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