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爹地寵上天唐悠悠_魔道祖師失禁play

第三十三章-彼此沈默的二人(二) 這種日子持續了一個多禮拜,歐陽月將所有的精力花費在鳳天樓,以及她設立的傭兵公會。所謂的傭兵公會其實很簡單,只要完成任務就可以拿到相應的報酬,而歐陽月會把鳳天樓需要的東西或材料列入任務清單,既不需要親自籌備,也可以結識并組織團隊。
她說不上這樣的日子是否就是她要的,感覺所有的一切都按著自己的步調在走,但卻又覺得內心無比壓抑沉重。
「主子,顏雪和嘟嘟以遵照妳的指示妥善的安排好商品?!怪苋潓χ邙P天樓休息室內的歐陽月報告。
「知道了,下去吧?!箽W陽月看著地上發呆道。
「是?!?/br>「……等等?!箽W陽月頓了一下又說:「你去讓天痕幫我搞一座府邸?!?/br>周葷愣了一下,挑眉問:「主子,為何在這種時候要一座宅???」
「不是攝政王妃的府邸,而是……神秘人物"天狂"的府邸?!箽W陽月勾起嘴角道。
天狂,目前無人知曉其真實身分,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沒人見過,但他的名聲遠播,因為他是鳳天樓的老闆,是傭兵公會的創始者。
沒錯,這鼎鼎大名的天狂正是歐陽月本人,天狂,是她的另一個身份。
「遵命,屬下立刻告知鍾離公子?!怪苋濍x開時順手關上門。
歐陽月苦笑了一下,她其實是想離開攝政王府,與他住在同一個地方太憋了,一物降一物,他是她的剋星,而她對他來說亦是。
「小月!」
顏雪大聲喚著,等歐陽月回過神時她已在身前。近日她們關係越來越好,這也要感謝嘟嘟的迷糊緩和氣氛。
「我跟妳說啊,真是不得了了,你那個王爺夫君要納側妃了!」
什么?聽不懂,她不知道要怎么反應。
歐陽月愣在原地,隨即抿了抿紅唇道:「是嗎?那還真是恭喜他了?!?/br>顏雪聞言睜大雙眼,上前與歐陽月對視著:「就這樣?」
「不然怎樣?他要娶誰跟我無關?!箽W陽月淡淡的說著。
「怎么無關?妳是他的正妻啊,攝政王府的女主人啊?!诡佈┱V笱劬φf。
「呵,當初不過是玩玩才嫁給他的,他的事我不想過問,而我的事他也不必多管?!?/br>說著違心的話,是和他過不去?還是和自己過不去?心里酸酸的,可能是她早已把他當成自己的東西,要與別人分享很難接受吧?
突然,歐陽月覺得顏雪安靜的詭異,于是抬眼看向她,卻發現她冷著一張臉待在原地。
順著她的方向看去,門口處站立著一抹黑色的身影,來人一臉冰冷,深邃如黑夜的鷹眸直勾勾的注視著她。
「……你來這干嘛?」歐陽月佯裝鎮定的站起身問。
「……」他不說話,氣氛驟然下降,宛若冬天的雪夜。
顏雪默默的溜了出去,將這尷尬的場面留給歐陽月,畢竟夫妻吵架她可管不著,尤其是這兩位都是赫赫有名的殺神。
良久,歐陽月被周嘯軒看得頭皮發麻,于是皺眉出聲道:「沒事就請離開吧,我還有事要忙?!?/br>終于,那宛若一尊冰雕的周嘯軒皺起了好看的眉,向前幾步走到了歐陽月面前。
「不問我為什么娶她?」周嘯軒冷問。
「我問這干嘛?」歐陽月盡量閃避他灼熱的視線。
「妳……一點都不在乎?」他問,那一絲不易察覺的祈求被他冷酷的低沈嗓音掩蓋。
「我有理由在乎嗎?」歐陽月冷笑一聲。
這時候,她抬頭看向周嘯軒,卻錯愕的驚在當場。
他的眼神流露出來濃濃的失望、悲傷,但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又轉回了原本的冰冷,甚至比起初更加令人不寒而慄。
「妳贏了,妳自由了?!?/br>歐陽月不解的看向周嘯軒,后者繼續冷冷的說著。
「妳贏了,妳奪走本王的心,也無情的拋棄,全當本王自作多情,妳成功耍了本王;妳自由了,從今本王不再過問妳的事,妳也不必擔心有人指責妳,休書晚些讓人送來,妳自由了?!?/br>歐陽月震驚的看著他,卻始終不發一語。
他有多久……沒有當著她的面自稱本王了……?
「妳自由了……不必再每天面對這張冰塊臉了?!怪車[軒說完,大步離去。
歐陽月艱難的邁開步伐追了上去,然后說道:「之前借的資金我會還你?!?/br>笨蛋,我說這個干嘛?歐陽月啊歐陽月,妳難道放不下自尊挽留他嗎?真的可以這樣嗎?或許錯過了,就再也沒機會了。
「不必?!贡涞穆曇魪乃淖炖镎f出,冰冷而陌生:「那些以妳尚為王妃時使用的資金,本王一概不要求妳償還?!?/br>他沒有轉過身,而是背對著她說話。
難道連唯一聯繫的機會也不愿意施捨給她嗎?
歐陽月咬了咬下唇,冷笑著開口:「那就多謝了?!?/br>周嘯軒沒有回應,只是在三秒后確定她沒有要說話,于是邁開步伐離開。
「笨蛋……」
歐陽月對著自己罵道。
此時的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煩躁,也因此忽略了他背對她時,眼里的那抹埋怨。
「妳若出口挽留我,哪怕只有眼里一絲的不捨……我都會留下來啊……」

第三十四章-彼此沈默的二人(三) 休書在下午時便送到了歐陽府,而歐陽月原本在攝政王府的東西也都被搬去了歐陽府,面對這件太過于突然的消息驚動了全國上下。不只是氣翻了歐陽府的人,甚至所有人都覺得非常莫名,不懂為什么這兩個被認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殺神"會突然翻臉。
「小月……我說妳怎么就這樣不坦率呢?」顏雪坐在椅子上,手肘撐著桌面托著腮,嘟起嘴埋怨道。
「主子,奴婢也覺得王爺太可憐了,明眼的都知道王爺喜歡妳?!灌洁揭部棺h著。
「讓我靜靜吧?!箽W陽月趴在桌上,將臉埋進了雙臂間,聲音冷淡如前世的那個她。
顏雪和嘟嘟對看了一眼,皆歎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
聽見她們離開,歐陽月將頭埋的更深了。
她前世是個黑道兼殺手,不代表她跟專業的殺手一樣沒心沒淚,但不可否認,她對愛情真的不懂,或許這次就像他們說的,她做錯了。
「我說怎么會有傻子放棄龐大的贊助商?」
熟悉的聲音響起,尉遲空挑眉看著歐陽月,有點幸災樂禍的心態。
「閉嘴?!箽W陽月滿臉黑線,這種時候還真想把這惟恐天下不亂的家伙的臉撕爛,看過白目的,但沒看過那么白目的!
「與其在這里為這種沒意義的事情煩惱,還不如看清局勢,妳在頹廢的當下,莫塵逸就會有下一步動作?!刮具t空打開手里的山水圖樣折扇說道,嘴角依舊笑的……白目。
「他?」對了,她怎么忘了這個不得大意的男人呢?一不小心可是會吃虧的。
「呵呵?!箽W陽月抬起頭,撫額輕笑:「真不像我啊,現在這樣?!?/br>「很高興妳終于想通了?!刮具t空嘴角的笑意更甚。
「說吧,你都找來這里了肯定是有什么消息,我也相信你絕對不是跑來問不該問的等著挨揍?!箽W陽月挑眉,翹起二郎腿道。
「咳咳……」尉遲空尷尬的咳了幾聲,他原本的確想先問他們夫妻倆的問題,不過照現在看來還是保命要緊。他理了理潔白的袖總裁爹地寵上天唐悠悠_魔道祖師失禁play總裁爹地寵上天唐悠悠_魔道祖師失禁play子說:「莫宇惜似乎逃出了白山莊,但是行蹤不明,而莫塵逸最近和武林劍圣——皇甫墨,走得很近,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br>「皇甫墨?」那個僅有一面之緣的男子,她對他的印象倒是不差,但跟莫塵逸混在一起的又絕非善類。
「沒錯,而且我這次還聽到了有趣的消息?!刮具t空吊人胃口的沈默了幾秒,然后淡淡的說:「傳說中的瀟月公子——竹青云,得到了一把好劍,他用那把水劍滅了天山上肆虐農民的火云豹,現在名氣頗高的?!?/br>「瀟月公子?那個黃凌國送來的質子?他叫竹青云啊,我還以為姓袁呢?!箽W陽月問,她煉的水劍能夠用來幫助世人,說真的還不錯。
「黃凌國早就改朝換代過一次了?!刮具t空大翻白眼。
「沒別的事了?」歐陽月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有!當然有,怎么沒有?再來的才是重頭戲呢?!刮具t空嘿嘿笑著。
「快點說吧?!箽W陽月不耐煩的端起茶喝了一口。
「歐陽凡在得知妳被踢出攝政王府后,竟然直接跑去攝政王府找姓周的小子理論?!?/br>「噗——!」
歐陽月嘴里的茶毫不留情面的噴灑出去,還好尉遲空反應快速的拿起扇子,所以只濕了尉遲空一把折扇。
「令兄的膽識過人,在下……佩服、佩服?!刮具t空拱手作揖道。
「我回頭再找你算帳!」
歐陽月大聲咒罵著,立刻飛身離去。
要是她家那個哥哥得罪了周嘯軒,那才是真正的麻煩!何必給她亂上加亂呢?她哥哥個性耿直,周嘯軒那人又得罪不起,要是一個不高興把歐陽凡給滅了,我看歐陽楚應該會瘋了吧?
歐陽月速度飛快,沒過多久,攝政王府便出現在了眼前。只見一個歐陽府的下人焦急的在門口來回踱步著。
「歐陽凡呢?」歐陽月二話不說直接抓起下人的衣領問。
「??!大、大小姐?少爺他、他他他一個人沖進去了,小的被擋在……」
那小廝嚇得直哆嗦,而歐陽月不等他說完便直接閃身沖進王府。
「歐陽凡!」
歐陽月大聲喊著,直沖大廳。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2186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