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肉的學校體檢醫生小說_難逃 清糖popo結局

CH2-5 圈住我的人是妳 凱玲的猜測我不是沒想過,如果為了修補關係去示好或道歉我并不排斥,但是他提的可是離婚耶……
「一定要做到這個地步嗎?」我嘆了口氣。
「有時候這種事情還是要女人出手,女人的身段比較軟啊?!箘P玲繼續慫恿著。
掛下電話后我有些猶豫,走出房間想去倒杯水,卻在走廊上的客浴遇到蘇俞桓迎面而來,還……赤裸著濕轆的上半身。
「抱歉……這房子只有兩間浴室,一間在妳房間,一間在走廊上?!顾麚苤竦念^髮,指了指客浴的小門。
奇怪,又不是第一次看他的身體,連下半身我也看過??!還使用了頗多次,為什么現在看卻渾身不自在……連他自己的表情都有點困窘。
「沒怪你,只是不曉得原來漢堡吃多了會連衣服也不太愛穿?!刮掖┻^他的身邊冷冷地說。
我喝著冰水,想讓那腦子的疼痛感刺激一下我的理智,把接下來的戰略好好想個清楚,但先感到疼痛的卻是我的大臼齒。
「妳說妳不在家辦公了,是真的嗎?」蘇俞桓的聲音從后方傳來,我轉向他,他已經安分地把上衣穿好,「這件事情有這么重要?」我說,語氣冰冰的。
「嗯,這是蠻重大的突破?!顾p手交叉在胸前,還點了點頭。
我瞥見他手指上那枚戒指,「為什么還戴著戒指,擋桃花?還是覺得已婚男人的招牌更有吸引力?」
經我這么一問,蘇俞桓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戒指并用大拇指轉了轉,「不想拿掉,只是這樣而已?!顾坏卣f著,我的心卻刺痛了一下。
我還記得那一年我們挑婚戒時的對話。
『俞桓,現在不買個Tiffany好像不夠厲害吼?或是卡地亞的三環戒?可是那些價格都高得嚇死人……』我的手勾著蘇俞桓,走在精品百貨公司里,逛著一間間高檔的珠寶店,即使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的昂貴婚戒并非當時的我們可以負擔的。
『挑妳喜歡的,不用想太多?!凰f,我瞄了他一眼。
『蘇俞桓,不要打腫臉充胖子喔,你還要跟我買對戒,所以價錢要抓兩倍?!浑m然這樣唸他,我當時的心里還是甜滋滋的。
『我的臉看起來很腫嗎?』他揶揄我,還捏了一下我的鼻尖。
『呿,說大話。買了對戒以后你得乖乖戴好戴滿!別想在上班的時候偷偷拔掉喔?!晃矣檬持复亮舜了男靥?。
『為什么要拿掉?』
『裝單身啊,我們公司好多人這樣,行情就不會掉,除了請人幫忙方便之外還可以搞個曖昧什么的,我可不允許你干這種事,這婚戒可以代替我把你管好,圈住你的心?!晃也[著眼看著蘇俞桓的前胸,用食指在空中畫圈圈,像在對他施咒一樣。
他擰著眉,一臉無辜地回我說:『涵涵,圈住我的是妳,不是戒指?!?/br> 我笑了,你究竟是真的天然呆,還是深藏不露的大情圣唐璜?
而現在,就算你還戴著戒指,我也圈不住你的心了吧?
「那妳呢?為什么還戴著?」他的問題將我從回憶的思緒里拉了回來。
「因為我沒有預警會被提離婚,現在不知道拿它怎么辦?!刮姨拱锥鵁o奈地說,蘇俞桓的臉上卻閃過一絲憂傷。
「覺得抱歉就把房子留下?!刮页脛菡f著,但我也明白,一棟房子怎能治療我心底被這段婚姻鑿破的大洞呢?
他搖搖頭,又說了一次:「涵涵,還不行?!?/br> 「到底什么意思?」我拿著水杯向他前進一步質問,總覺得這句話很惱人。
「……總有一天,妳會明白的,晚安?!顾f完,一如五年前對我做的一樣,用他的右手揉了揉我的頭髮。
這次我沒有阻止他也沒有罵他,只是定定地看著他,心想著,我可以花多久時間忘記這個人呢?想著想著,床頭吵床尾和的心思也都沒了。
沒幾天后,我接到一枚紅色炸彈,信封上寫著敬邀『張涵涵全家?!?,炸我的人還馬上打了電話過來。
「小涵!我聽說俞桓學長回國了?」煩吶,哪個八卦人說的?
「妳怎么知道?」
「臉書啊,他前幾天在餐廳打卡,好像是妳們公司附近?」
該不會是跟我吃飯的那天吧……
這個炸我的人是我的大學同學小美,雖然不像凱玲跟我這么要好,過去也算小有交情。她在我跟蘇俞桓交往的時候,曾經因為感情不順在宿舍吞下大量安眠藥而陷入昏迷,那時候又正放寒假,宿舍都沒什么人,我緊急在半夜把蘇俞桓挖起來、從山上的男生宿舍狂奔到女舍將她送到醫院掛急診。
小美醒來之后,我哭了半天說她怎么這么傻,她只是傻愣在那邊,或哭或笑,蘇俞桓也在病房里陪著我。在我去買午餐時將他們兩個人留在病房里,而當我回來的時候,看到蘇俞桓似乎對她說了些什么,她哭個不停,最后一直對我們說對不起。出院后的小美漸漸走出情傷,還請我跟蘇俞桓吃了一頓飯,對蘇俞桓總投射出仰慕的眼光。
『你那天到底跟小美說了什么???』我后來實在忍不住問了他。

CH3-1 另一個男人 蘇俞桓幽幽地回我:『妳也知道我大部分的臺詞都來自PTT跟那條估狗,我還能說出什么厲害的安慰話?也許,站在男生立場去說她男朋友的問題,會比女生說來的有用吧?!?/br> 『噢!真看不出來你這么熱心!』我搥了他的胸膛后說。
『其實,』他湊近我耳邊,低聲說:『我只是怕妳室友纏著我女朋友每天買醉,才出手相勸的?!贿€記得蘇俞桓在我耳邊說完這句后,我臉紅了。
「……所以啊,妳一定要把學長帶來喔!」小美繼續在電話那端叨叨念著。
我看了一下日期,是在兩個月后,也許那時候都簽字離婚了吧?「喔喔好啦,如果他沒出差的話?!刮衣窳朔P,心里卻覺得委屈。
果不其然蘇俞桓在禮拜四下午就交了改版后的測試系統,那封附上系統連結、假鬼假怪的英文信讓我看了皺眉。
「……那么麻煩大家就剛剛討論的部分進行測試,務必用最吹毛求疵、雞蛋里挑骨頭的標準反覆測試,在跑資料的時候亂按幾下滑鼠看會不會當機也算喔!抓到bug有一個禮拜的星巴克?!刮野寻嗣麊T工找進會議室,簡單展示了一下蘇俞桓的改版系統后說。
大部分的人露出有點疑惑的表情后摸摸鼻子離開了會議室,只剩下比較資深的Gina,她走向前對我說:「Maggie,為什么這次妳的要求這么嚴苛???我以為小賴被嚇跑后,妳會降低一些標準?!?/br> 我收拾著文件夾,關掉了投影機,「Gina,就是因為這次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測試了,我才不能放過這最后裁修的機會?!?/br> 我起身,她跟在后頭繼續追問:「聽說新的PM很帥?還是妳學長???」她的雙眼中閃著小愛心,滿是期待的樣子。
「別想太多,有老婆了,還是個毒蛇猛獸級的?!刮亦椭员堑卣f,腦子里有個想法,「欸,Gina,不如我把聯繫窗口指派給妳?接下來我又要忙著看新案了,測試狀況麻煩妳彙整后跟Anson的帥PM聯絡怎么樣呢?」
Gina果然眼睛一亮,「好啊好啊,交給我吧!」她拍拍胸脯,我不禁為自己的聰明才智感到驕傲。
「Maggie,怎么Anson的小賴被妳嚇走了???我知道妳本來就比較吹毛求疵,但是考量到整個財務總部的系統都在等妳們的部分改好,掌握大原則就可以了吧?」這尖銳又引人不快的聲音,果然是財務部的經理潘依如。她剛好經過會議室,對著剛走出來的我們說。
「依如,抱歉耽擱你們其他部門的上線時間?!刮倚τ叵蛩狼?。她大我三歲又比我資深,卻比我晚晉升經理職,考慮到她老人家的心情,我對她一直都隱忍著。
「Maggie求好心切的精神其實是對的,我們會計部測試后都說沒問題,我反而有點擔心呢?!惯@溫潤而優雅的嗓音,是會計部的資深經理Jason。
他就不一樣了,雖然只大我兩歲,但家世背景雄厚,學經歷又嚇死人,大學一畢業后一年內就順利考到CPA,為人斯文又溫柔,做決策時卻很果斷,財務長相當重用他,也所以他雖然只是經理,主管們也不敢怠慢他。而Jason雖然人還單身,但年輕妹子們因為他太過優秀,反而不敢高攀。
除了客觀條件都是一等一的之外,我個人對Jason還多一份欣賞。
當我剛進公司、還只是個屁點大的管理師時,因為生了張娃娃臉,說起話來一點份量也沒有。那時候前輩交接工作給我的時候頤指氣使,我以為會有的標準作業程序教學,原來只是「妳好好聽,我只講一遍?!?/br> 我心想,人在屋檐下,只要我努力,等我證明了自己的能力,有一天會換她們需要我。我抱持這樣的想法,很快地在短短半年的時間取得同事信任、主管賞識,總算在處理很肉的學校體檢醫生小說_難逃 清糖popo結局很肉的學校體檢醫生小說_難逃 清糖popo結局部門內的業務越來越上手也越來越順利,但對于其他部門的人而言,我還只是個陌生菜鳥。
那時有一個進行中的案子發生問題,主管交辦我處理,為了理解整個內容和相關法規,我需要會計處的幫忙。在我說明了來由及用意后,管理師與課長討論、課長又與資深課長討論。我好話說盡、鞠躬哈腰,卻以她們認為這個忙幫下去、會增加她們的工作量、或是會有責任釐清問題而拒絕,即便這個事情解決的話將為公司避免一筆不小的損失。
當時帶我的主管是一個畏畏縮縮的人,但他受到處長的指示不得不處理,便將壓力都再丟回給我,所以即使我向他反應眼前的困境,他也幫不了我。
在這僵持不下、主管又不挺的情況下,我鼓起勇氣穿過了會計課長的座位,直接敲了當時的會計副理辦公室的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2140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