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看濕的短篇小說在線觀看_隔奶第二天很脹癢怎么辦

第二十九章 禍端(二) 雪舞將玉沁帶回了自己房里,拿了套乾凈的衣服給她,讓她梢事梳洗,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響,她立即前去應門。
門外是這幾日跟在楊麗華身邊侍候的萍兒,一見雪舞即欠身行禮?!秆┪韫媚?,皇太后請您到她房里一趟?!?/br> 「好,我這就隨你去?!寡┪柁D身闔上了房門跟著萍兒前往楊麗華的居處。
兩人來到楊麗華居住的廂房外,萍兒站在門外向內通報,「皇太后,雪舞姑娘來了?!?/br> 「讓她進來?!?/br> 「雪舞姑娘,請?!?/br> 雪舞進到房里,朝著坐在房中的楊麗華說:「姐姐,你找我?」
「來,坐下來再說?!?/br> 待雪舞坐定,楊麗華開口道:「我聽御風說你收留了一個姑娘?」
「是的,姐姐。這位姑娘姓夏名玉沁,是我和阿土在回程途中遇上的,她原本是來洛陽投靠親人,無奈親人早已搬離,又不幸在路上遇到了歹人騙光她所有的錢財,我見她無處可去便主動收留了她?!?/br> 「雪舞,你真的很善良,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尤其在這節骨眼上,更須多加留意?!?/br> 「姐姐,對不起……是我周慮欠周,沒想到這層面……」雪舞有些懊惱,當時她一心只想著幫助玉沁,根本沒考慮那么多……
「傻妹妹,這不怪你!再過不久我們就要啟程回長安了,不好再帶著她,不如這樣吧……我讓人給她些錢這樣她以后就算一個人也可以好好過日子?!?/br> 對此雪舞也不好再多說些什么,默默點了點頭。
楊麗華對她笑了笑,「好了,你應該也累了一天,先回屋里休息吧!」
「那么雪舞先告退了?!?/br> 回房的路上,雪舞走的有些緩慢,姐姐的話還在她心里盤旋著,待會見了玉沁她該不該直接把話挑明呢?
走著走著已來到自己的廂房前,她輕輕推開了房門,這時玉沁早已洗漱完畢,見著了她旋即來到她跟前,雪舞朝玉沁微微一笑,「衣服還合身嗎?」
「很合身!雪舞姑娘,真的很謝謝你?!?/br> 「只是一件衣服,你不用這么客氣?!?/br> 「對了,玉沁,你今年幾歲?」
「十八?!?/br> 「十八也不算小了,那你……可有意中人?」
「玉沁是個苦命之人,哪敢想這些事!」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如果你愿意的話,我倒是可以幫忙?!寡┪柙囂降膯栔?。
「雪舞姑娘……玉沁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如果是這樣,玉沁可以離開……」玉沁一臉泫然欲泣的模樣,看得雪舞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是這個意思!」
「雪舞姑娘心腸好,收留我這個無家可歸的人,玉沁心里只有感激而已……其他的事玉沁真的不敢想……」
「好了好了,我不再問你這事了。玉沁,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再過不久我們就要離開洛陽了……可能無法帶上你……」
「玉沁心里沒有打算,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不如這樣吧,我同獨孤將軍說說讓你留在他府里做事,你意下如何?」她左思右想,人是她帶回來的,她總該為她做點什么事吧……
「謝謝雪舞姑娘,玉沁全聽你的安排?!?/br> 「用完晚膳后我會找獨孤將軍談談這件事,你就靜待我的消息吧?!?/br> 晚膳過后獨孤御風獨自一個人在書房里鉆研兵法,出征在即,他必須將自個的作戰計畫好好研擬一遍,正當他專注在此事上頭時,門外傳來家僕的聲音……
「將軍,雪舞姑娘在門外求見?!?/br> 他從桌案前抬起頭……雪舞?這么晚了她怎會來找他……雖疑惑他還是吩咐家僕請她進來。
片刻之后,雪舞進到了書房里,獨孤御風從桌案前起身走至她面前,「這么晚來找我有什么事?」
「有件事想請你幫忙?!?/br> 「什么事你說!」
「是關于玉沁……再過不久我們就要回長安去了,不方便再帶著她,但我既將她帶了回來,她就是我的責任,我想……能不能留她在你府里做事?」
「這……」
見他遲疑,雪舞出言問他:「是不是有困難?」
「留她在我府里做事不是件難事,只是我們都還不清楚這夏姑娘的來歷,恐怕日后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此話怎講?」
「稍早在大廳時,她見了我并不畏懼,不像是一般的姑娘家會有的反應,我想這夏姑娘絕非一般人?!顾芮宄屏既缪┪韪静欢锰岱绖e人,他不得不提醒她。
「但這也只是你的猜測而已……」同樣的一張臉,玉沁給她的感覺卻和鄭兒截然不同……她甚至有點喜歡她。
「或許吧!」
「那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好,我就把她留在府里,倘若她真的居心不良,我府里有許多人看著也不致出什么大事,若不是,那她就好好待在府里做事,我不會虧待她的?!?/br> 「那雪舞就先謝過將軍了!」雪舞說著朝他欠了欠身子。
「欵,我說過你我之間不必這么多禮?!?/br> 「獨孤將軍幫過雪舞很多次,雪舞卻無以為報……」
「我并不希冀你回報我什么……只要你開心我就很滿足了?!拐f完他笑了笑……笑得云淡風清,他要的,她永遠也給不了……
那笑容帶著些許落寞,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表露自己的情緒,她……就算再怎么遲頓也無法再對他的深情視而不見!只是面對這樣的他……她真的有點不知所措。
「我……」雪舞張嘴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又或者能說什么……
「時間不早了,若沒其他事的話,我還想再看一會兒兵書,你先回房休息吧?!躬毠掠L不捨見她眼里的為難,幫彼此找了臺階下。
「嗯,那你也不要看太久,早點歇息?!?/br> 獨孤御風點了點頭,在他的注視很污看濕的短篇小說在線觀看_隔奶第二天很脹癢怎么辦很污看濕的短篇小說在線觀看_隔奶第二天很脹癢怎么辦下,雪舞緩緩轉過身離開書房,而他的目光始終跟在她身后,直到沒了她的身影……
回到了房里,玉沁還等著,雪舞收拾好自己紛亂的情緒以笑臉面對她。
「玉沁,獨孤將軍已經答應讓你留在府里做事,今后你不用再發愁沒地方可去了?!?/br> 「雪舞姑娘,謝謝你,你對玉沁的恩情,玉沁沒齒難忘?!褂袂哌呎f邊屈膝往下跪,雪舞眼明手快的將她扶起?!改銊e這樣,我也只是動動嘴皮子,真正幫上你的還是獨孤將軍?!?/br> 「我知道,以后我一定會更加勤奮做事來報答將軍?!?/br> 「嗯。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br> 「好?!褂袂邘еσ恻c頭。
雪舞因著一身的倦意先行躺下休息,沒多久就沈沈睡去。
黑暗中,只見一雙晶亮的眸子,悄悄算計著……

第三十章 算計 大廳里所有人面面相對坐成一排,正在為獨御風送行。
「獨孤將軍,哀家以茶代酒祝你此次出征順利凱旋而歸?!?
楊麗華說完所有人舉杯同飲,「祝將軍出征順利凱旋而歸?!?/br> 「微臣謝過皇太后還有在場各位,御風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定打一場漂亮的勝仗回來?!躬毠掠L自信的笑了笑,此次捉拿宇文冑,有楊素楊大將軍在前壓陣還有阿土提供的策略,他有八九成的算勝。只是打了勝仗又如何呢?心中永遠有一處缺憾……視線悄悄的移向雪舞,在她臉上停留了一會又隨即調開,心中感嘆兩人下次相見不知是何日了……
稍晚獨孤御風在眾人的道別聲中躍上了戰馬,一身挺拔的出發。
雪舞和長恭站在大門口目送他離開然后才轉身回到府里,只是他們前腳剛進,就聽到府里傳來的一陣驚呼。
「不好了!公主掉入蓮花池了!」
「什么?!」雪舞陡的一驚,那蓮花池的深度極深,別說是小孩子了就算是一個成年男子若不諳水性也恐遭滅頂,想到這她急忙的往蓮花池的方向飛奔而去,長恭也緊隨在后……
遠遠的她就看到府里的下人們圍在池子邊,待她靠近時正巧看見有人從池子里冒出頭來,仔細一看竟是玉沁,她一手緊抱著娥英往池邊游了過來……
長恭見狀立即向前和幾個下人合力將玉沁和娥英拉出水面,玉沁全身濕透了嘴里還不忘呼救:「快救公主!」
雪舞旋即蹲下身子,在娥英胸口壓按了好幾下并渡了好幾口氣給她,這時小娥英終于有了反應,不??瘸鏊畞?,原本蒼白的小臉也漸漸恢復了紅潤。
只是小娥英驚嚇過度,一張眼便嚎啕大哭了起來。
「醒了、醒了!」見公主醒來所有人都鬆了口氣,若真出了事恐怕在場的幾個下人都要賠上自己的一條小命。
雪舞將娥英抱在懷里輕聲安撫,待小娥英安靜下來才將她交給一旁的下人,謹慎吩咐:「快帶公主進房去,找件乾凈的衣服幫她換上,還有熬碗姜湯讓她暖暖身子?!?/br> 「是,雪舞姑娘?!?/br> 雪舞轉身向其他人說道:「沒事了,你們也各自忙去吧!」
待眾人離開后,她轉向全身濕透的玉沁,「玉沁,今天多虧你即時將公主救起,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玉沁略諳水性,見到有人溺水沒有多想就往里邊跳,還好來得及救回公主?!?/br> 雪舞朝她溫柔的笑了笑,「你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得趕緊換掉,走,我們回房換衣服去?!拐f完逕自拉著玉沁的手往自己的廂房走去,壓根忘了長恭的存在。
長恭待在原地,望著蓮花池沈思了好一會兒,然后才轉身離開了這地方……
******
玉沁救了公主一事很快就傳到楊麗華耳里,當晚她令人將玉沁找了來。
「民女見過皇太后?!?
「免禮?!?/br> 「謝皇太后?!褂袂咛痤^來看向楊麗華。
「夏姑娘,請坐?!箺铥惾A溫和的對她笑了笑,「今日若不是夏姑娘奮不顧身跳下蓮花池救了娥英,哀家此生恐怕再也見不到娥英。夏姑娘,你想要什么賞賜哀家都答應你?!?/br> 「回皇太后,民女不要任何的賞賜。民女幼時亦曾不小心掉入河里被當時路過的恩人救起,然而恩人并不要任何的報答,民女對此一直感激在心,今日機緣救了公主也算是報答當年恩人的善舉。況且今日救了公主的人不是我,是雪舞姑娘,若不是她精湛的醫術光靠玉沁一人是辦不到的?!?/br> 聽完玉沁的這一番話楊麗華眼里盡是激賞,救了公主可是大功一件,而她卻不要任何的賞賜還歸功雪舞一人這樣的女子確實難能可貴!她直視著玉沁說:「夏姑娘的善心令哀家十分感動,既然你不要賞賜,那今后你就跟在哀家身邊吧!」
玉沁一聽露出了笑顏立即跪下謝恩:「謝皇太后恩典,玉沁今后一定盡心侍候皇太后和公主殿下?!?/br> 楊麗華點點頭,「起來吧?!?/br> 「你回去準備準備,明日隨我們一起回長安?!?/br> 「是,皇太后,玉沁告退?!?
「去吧?!?
玉沁緩緩轉過了身子,剛剛的笑容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是讓人無法摸透的神情……
******
稍早雪舞就已聽說皇太后召見玉沁的事,如今聽玉沁跟她提起皇太后將她留在身邊侍候,心中不僅替她高興,就連先前對她產生的一絲疑慮也一併消除。
「玉沁,太好了!我真替你感到高興?!?
「謝謝雪舞姑娘,玉沁不敢居功,若沒有雪舞姑娘及時趕到救醒公主,單憑玉沁一人也無法救回公主?!?
「你太客氣了,今日你獲得皇太后賞識全是因為你的善良,我只是貢獻所學而已。不過今后你跟在皇太后身邊侍候,不管在丞相府還是在宮中,務必謹言慎行,拿捏好做事的分寸?!?/br> 「玉沁明白,謝謝雪舞姑娘提醒?!?/br> 「嗯,那你休息會,我還有事出去一下?!?/br> 玉沁朝她微笑點了點頭。
雪舞起身離開了廂房,來到外面的園子,長恭已等在那里。
等候許久的長恭見著雪舞朝他走來,自然的露出笑容,那笑容如沐春風,教她看癡了。
「你來晚了!」
「是,我來晚了……冰兒在此向阿土老爺賠罪?!寡┪栉⒌皖^朝長恭欠了欠身子。
「好吧!看你這么誠心的份上,阿土我就原諒你!」長恭也很有默契的配合她演出。
話說完,兩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懷念以前阿土和冰兒的生活?!顾懈卸l的說道。
「是啊,可惜這次回來洛陽卻沒辦法回去那里看看,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再回去的?!?
長恭點了點頭。
「對了,四爺,姐姐已正式將玉沁留在身邊了,明天也會跟著我們一道回長安?!?/br> 長恭聞言微蹙雙眉,總覺這位夏姑娘出現的有些怪異,先別說她的長像了,這幾日相處下來,她的談吐舉止不像是尋常人家出身的姑娘,再加上今日她恰巧救了公主一命,更讓他對她產生懷疑,這一切會不會是刻意的安排……?
「雪舞,你不覺得今日的事有些蹊蹺嗎?」
「蹊蹺?什么蹊蹺?」
「公主平日皆有婢女隨侍在側,無緣無故的怎會掉入蓮花池里?」
「四爺,你想太多了,我相信玉沁,而且據府里下人說娥英出事的當下,除了身邊陪伴的婢女外并沒有其他人?!?
難道真是他猜錯?這位夏姑娘真的沒有其他意圖?
「四爺,我知道玉沁長得跟鄭兒幾乎一個模樣,不免讓你想起鄭兒過去的所作所為,但玉沁畢竟不是鄭兒,我們不能因為她們倆長得相像就懷疑她?!?/br> 長恭暗嘆了口氣,雪舞就是這性子,很容易相信別人,但……就怕她信錯了人!
「總之我們還是小心為上?!?/br> 雪舞看他一臉凝重忍不住伸手揑了揑他的臉,「四爺,別這么嚴肅,你看今晚的月亮多美呀!」
長恭抬順勢頭望向夜空,只見月亮又大又圓,園子里的花也開得極美,所謂花好月圓就是眼前這副景象吧!但一想到明日就要啟程回長安心里又不免失落起來……
「怎么啦?這月亮明明美的很,四爺你怎么臉色愈來愈沈重???」
長恭伸手攬住雪舞,淡淡的說:「我在想回去之后我們見面的機會就不多了,很難再像今晚這樣在一起賞月?!?/br> 「就是因為以后見面的機會少了所以更應該把握今晚,我們什么都別想了,好好欣賞眼前這一片美景吧!」
「嗯?!归L恭笑了笑,將雪舞攬得更緊……今夜,就暫時拋開一切,享受這難得的閑靜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2139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