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的游戲調教女仆_隔壁老王的由來

第二十八章 故人(三) 兩人策馬出了一片樹林,就來到楊士深口中所說的地方,這里與長恭的故居相距不遠。須臾長恭勒住了彊繩,躍下馬背將雪舞扶下馬來,此時屋子還亮著燈,可見屋內的人還醒著,于是兩人并肩走上前去。
來到門外,兩人對望了一眼,雪舞隨即伸手敲了敲大門。
好一會兒雪舞才聽到前來應門的腳步聲,此刻已過酉時,門內的人問得十分謹慎:「門外何人?」
「小翠,我是雪舞,你快開門!」雪舞認出小翠的聲音,急忙出口要她開門。
「夫人?不、不可能!夫人早已不在,你到底是誰?」門內的小翠慌亂搖頭,心想屋外的女人和夫人的聲音雖很相像,但夫人都已過世多年,絕不可能是她……
「是小翠嗎?我是四爺,士深告訴我們你和五弟隱居在此,我和雪舞是特地來見你們的?!?
「四、四爺?」
「是誰來了?」屋內高延宗見小翠站在門前許久便走上前詢問。
小翠猶豫了下才回答:「聽這聲音好像是四爺和夫人……」
延宗雙眉一皺,「四哥、四嫂?這怎么可能?!」
「我也不清楚……」
「沒關係,交給我來問?!顾D而詢問屋外的人……「門外的人聽著,倘若你真是我四哥,你應該答得出我的問題,還記得我小時候摔傷的事嗎?那時你曾送了我一樣東西……」為了證實來人真是他四哥和四嫂,他慎重的提出問題,而答案只有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四哥知道。
「當然記得,當時你頑皮爬上大樹,一個不小心摔了下來,不旦連累你屋里的宮女受罰,還把皇姥姥她老人家急壞了,太醫要你在你床上躺上一個月,但好動的你哪躺得住,每天吵著我給你帶些新玩意……記得當時我幫你做了只風箏,我說等你好了,我們兄弟倆一塊去放風箏?!归L恭想起兩人小時候的事,彷彿還是昨日才發生的一樣。
「真的是四哥!」門內的延宗高興的對小翠講著,然后迅速的將大門打開。
「夫……夫人!真的是你……你還活著……我不是在做夢吧!」門一開小翠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雪舞,驚訝的快說不出話來。
「是,真的是我,你不是做夢?!寡┪枥〈涞氖挚隙ǖ膶λc頭。
「夫人,小翠好想你……」小翠淚流滿面的說著。
「小翠,快別哭了!」雪舞拭去小翠的眼淚對她笑了笑。
「嗯,我不哭了……夫人,小翠光顧著和你說話,都忘了請你們進屋了!四爺、夫人,請進?!?/br> 「對、對、對。四哥、四嫂,先進屋再說吧!」延宗熱絡的招呼著。
許久不見的四人在矮桌前坐了下來,你看我我看你,互相對望了好一會兒,然后同時燦笑出聲。
「這么多年不見,五弟、小翠你們都好吧?」雪舞開口問道。
「我和小翠如你所見的……都很好!這些年我們可是很努力的增產報國……來來來,我跟你們介紹一下……」延宗不改愛耍嘴皮子的個性,朝一旁玩耍的兩個孩子使了眼色,兩個小孩乖乖的來到眾人面前?!高@大的呢今年四歲叫文德,小的呢今年三歲叫文英,那肚子里頭還有一個?!寡幼谛ξ目聪蛐〈湮⑽⒙∑鸬亩亲?,之后轉向兩個孩子說:「文德、文英,這兩位是你們的四伯伯和四伯母,還不快叫人!」
兩個孩子在延宗的示意下,轉身齊向長恭和雪舞甜甜的喊了聲:「四伯伯、四伯母?!?/br> 「真乖?!寡┪栉⑿χ嗣蓚€孩子的頭。
「對了,四哥、四嫂這些年你們去了哪里?還有……四嫂那時不是已經……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雪舞輕嘆了口氣,「我能活下來全是因為我天女的身分,楊堅手中擁有讓人起死回生的回魂草,奶奶為了救我和楊堅交換了條件,以我的自由換取我的性命。清醒后我和奶奶在鳯凰谷生活了四年直到約定的期限到來,楊堅才將我接到他府里并收為義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一統天下的野心。后來,我在那里遇見了四爺,可惜當時我已失去了記憶?!?/br> 「失去記憶?那夫人和四爺是怎么相認的?」小翠緊張的追問。
「這說來話長,以后有機會再說給你們聽吧?!?/br> 延宗不解的問:「那你們怎么會來洛陽又怎知道我們在這里?」
「前些日子我陪皇太后去了滎州,卻在回程途中遇上了宇文冑的人馬,他的手下擄走了我還有皇太后以及公主三人,目的就是為了牽制楊堅。四爺聽聞這件事后便趕來滎州營救我們三人,在四爺的協助下,我們總算順利逃脫。為了擺脫追兵,我和四爺商量之后決定先來投靠在洛陽駐軍的獨孤御風,來這里的路上我們遇見了楊士深,是他告訴我們你和小翠的消息?!?
「原來是這樣?!?/br> 「四爺、夫人,這一路辛苦你們了!」小翠聽得驚心動魄,想不明白老天爺為什么總給四爺和夫人這么多的磨難。
雪舞淡淡一笑,其實她一點也不覺得苦,只要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知道她愛的人都平安,她就很知足了。
夜深了,小翠敵不住睡意在延宗的催促下已先就寢,另外,延宗為雪舞和長恭收拾了一間客房讓他們今晚在這住下。
睡房里,長恭和雪舞并肩臥在床上,這是兩人分開近十個月后首次同房。
「怎么還不睡?」長恭翻過身發現雪舞仍未睡著于是輕聲問她。
雪舞索性坐起身子,「今晚見到五弟和小翠,想起很多過去的事,那些彷彿還是昨日才發生的一樣……」
從白山村到長安城,這些年發生的一切,不管是美好的、可怕的,就像一場夢,還好,夢醒了,她關心的人都還在……這是她最大的安慰?!高^去的事就像一場夢一樣,如今見他們在這里無憂無慮的生活著,我心里寬慰許多?!?/br> 「嗯?!归L恭也跟著坐起身,「五弟從小跟著我在沙場上出生入死,承受的苦難不比我少,如今見他和小翠在這里安定下來,我這個做兄長的真的替他感到高興?!?
「還有,文德和文英那兩個孩子,一個像五弟,一個像小翠,十分討人喜愛?!寡┪柘肫鹉莾蓚€可愛的孩子,不由得一笑。
長恭忽地從她身后環抱住她,親暱地在她耳邊低語,「既然你這么喜歡小孩,那你什么時候再幫我生一個小雪舞?」他吐出的熱氣呵在她耳后,引得她輕輕一顫。
「我……」雪舞紅了臉,半晌才擠出一句話?!该魈煲辉缥覀冞€得趕路呢……我們還是先休息吧?!?/br> 長恭知道她怕羞,溫柔的扳過她的身子,一雙漂亮的眼睛直直的望進她眼底,然后慢慢的、慢慢的靠近她的唇……
他的唇印上她的,咨意纏綿。
他輕輕的卸下她身上的單衣,吻上她的肩,一股熟悉的騷動竄過她的身子,她不自覺的輕嚀一聲。
他抱著她緩緩往后躺了下來,綿密的吻如雨點般落下,萬般柔情化成炙熱的情火一路往下漫延……
燭光輝映中,夜,還長著……
一早,雪舞在清脆的鳥鳴聲中甦醒,她支起身子就著晨曦看著長恭沈睡中的臉龐,心底有一種踏實的幸福感。
她多希望能夠像現在這樣,每天清晨在他身邊醒來……
半夢半醒之間,長恭察覺了一道熾熱的目光,猛地睜開了雙眼,雪舞柔美的臉龐登時映入他眼簾。
「早?!寡┪璩⑽⒁恍?。
長恭抬手輕撫她的臉頰,似笑非笑的盯著她,「你在偷看我嗎?」
很污的游戲調教女仆_隔壁老王的由來很污的游戲調教女仆_隔壁老王的由來 「才不是?!寡┪鑴e開了眼。
長恭笑了笑,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給了她一個結結實實的吻。
雪舞羞紅了臉,微微掙脫他懷抱,正色對他說:「該起來了,我們還得趕回去呢!」
「嗯?!归L恭只是點頭沒有動作。
雪舞見他還是一副沒打算起床的模樣,直接扯下他身上的被子跳下床,沈聲對他說:「快起來!」
「好、好、好,我這就起來!」望著雪舞離去的背影,長恭漾起了愉快的笑……

第二十九章 禍端(一) 「四哥,你這一走,我們兄弟倆不知何時才能再見……」離別在即,延宗有些不捨的望著長恭。
「是啊,夫人,小翠好不容易才能再見到你,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又要分離了!」小翠邊說邊拭眼淚。
「五弟、小翠,你們都別愁了,我相信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了,因為天下太平的日子就快到來了?!?
「真是這樣就太好了,到時你和四哥帶著平安回洛陽來,我們就在這里安安穩穩生活吧!」聞言延宗十分開心,四嫂這個天女說的話他可是十分相信的。
「五弟你可要好好照顧小翠,她現在身子重,你要多加留意?!寡┪璨煌嵝阉麅删?。
「我會的,四哥、四嫂,你們也要保重?!?/br> 長恭拍了拍延宗的臂膀,「你也是,咱們后會有期?!?
告別了延宗和小翠,長恭和雪舞躍上了馬背,一路往將軍府的方向奔馳而去。
沒多久兩人來到了昨晚經過的這片樹林,忽地一陣女子的哭泣聲傳入他們耳里。
「四爺,等一等……你有沒有聽到哭聲?」雪舞又忍不住她愛管閑事的個性,要長恭緩下馬兒的腳步。
長恭點頭,他確實也聽到了。
雪舞循著聲音四處張望,發現前方不遠處有個女子跌坐在地上,「那邊好像有個姑娘,我們過去看看吧……」
長恭點了點頭,駕著馬兒往那女子的方向靠近……
須臾,兩人在距離那女子幾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接著長恭和雪舞一前一后躍下馬背,雪舞立即上前一問:「姑娘,發生了什么事?你為何獨自一個人在這荒郊野外哭得這般傷心?」
那女子抬起頭來,一張小臉梨花帶雨,甚是惹人心憐。
但雪舞卻教眼前的女子給驚呆了,那模樣、那神韻像極了一個人……
這時長恭也走了過來,見著這名女子不禁吃了一驚……她,活脫脫就是鄭兒,可鄭兒在多年前就已離世,那……眼前這名相貌與她如出一轍的女子究竟是誰?
長恭首先平復了過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會一個人在這地方?」
女子抽抽噎噎的說:「我……我叫夏玉沁,我是從外地……來投靠我……舅舅的,不料舅舅他們一家人早已搬離……而我又在路上……遇上了一名騙、騙子,他不旦騙走了我……身上所有的錢,還將我丟在這個地方……」
長恭聞言皺了皺雙眉,看這女子一身的打扮確實不像本地人,但仍對她的說詞存疑。
這時雪舞終于從驚愕中回復過來,其實她一度以為這女子就是鄭兒,但仔細一看還是有些許的差別,而且她看起來也比鄭兒來得年輕許多……于是她低下頭柔聲對她說道:「姑娘,我先扶你起來吧!」說完雪舞將這個名喚玉沁的女子從地上扶了起來。
「夏姑娘,我可以直接喊你的名字嗎?」雪舞朝女子溫柔的笑了笑。
玉沁點了點頭。
「玉沁,既然你舅舅一家人不知去向,那你是不是回家鄉去?」
「我家鄉正在鬧饑荒,而且我爹娘都去世了,家鄉已沒半個親人……」玉沁說著說著眼淚又掉了下來。
「這樣啊……那不如你先隨我們一塊回去吧!」長恭還來不及阻止,雪舞的同情心已起了作用,沒細想的就決定將這名落難的女子帶回去。
有過先前的教訓后,長恭便格外小心,畢竟這名女子來歷不明,貿然將她帶回,不知是否又會惹來無謂的事端,尤其她的臉幾乎和鄭兒生得一模一樣……留她在身邊總覺得不對勁……
「雪舞,我覺得還是……」
長恭話還沒說完就被雪舞打斷,「四爺,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她一個姑娘家身無分文又沒有地方可去,我們就暫時收留她幾天,之后再幫她好好安排去處吧?!?/br> 長恭深知無法改變雪舞的決定只好答應下來,「好吧,那夏姑娘就隨我們一道走吧!」
「姑娘、公子,謝謝你們,你們真是大好人?!褂袂咛痤^頻頻道謝,「對了!我該怎么稱呼你們呢?」
「我叫楊雪舞,他是高阿土?!?/br> 「玉沁謝過雪舞姑娘、高公子?!褂袂哒f著就要跪下來。
雪舞趕緊將她扶起,「玉沁,別、別這么多禮了!」
「我們該走了!」長恭抬眼看了看天色,發覺天邊烏云漸漸聚集,再不走恐怕就要下起大雨。
只是眼下長恭和雪舞是共乘一匹馬而來,三個人只好步行離開這片樹林,而這一耽擱卻把整個將軍府弄得人仰馬翻。
******
一早楊麗華在桌上發現了雪舞留給她的字條,雖不知她和阿土為了何事外出,但至少有他陪在雪舞身邊她也較放心??蛇^了晌午還不見他們回來,她開始覺得擔心,害怕兩人在外邊出了事,于是她吩咐獨孤御風派人四處尋找他們的下落。
眼見外面的天色愈來愈昏暗,卻始終沒人通報他們的消息,她心里的擔憂也愈來愈深……
突然之間雷聲大作,沒多久就下起了一陣大雨,這時下人來報,說是雪舞和阿土已經回府身邊還帶著一名年輕姑娘!
聞言楊麗華總算放下心來,經過這些日子,她是真的把雪舞當成自己的親人看待,自然十分關切她的安危。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br> 「是,皇太后?!?
長恭和雪舞趕在大雨之前帶著玉沁回到了將軍府,這才知道整個將軍府為了找他們兩人弄得人仰馬翻,對此雪舞十分過意不去。
「獨孤將軍,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們回來晚了害你們大家擔心了?!?
獨孤御風淡然一笑,「沒關係只要你們平安回來就好?!惯@時獨孤御風才注意到雪舞身邊的女子,「這位姑娘是?」
「她名喚玉沁,是我們在半路上遇見的,我見她身世可憐又被人騙光了錢財便將她帶了回來,獨孤將軍你不會怪我吧?」
獨孤御風稍稍打量了眼前的玉沁,這時玉沁也揚首望向獨孤御風,兩人的視線正巧對上,玉沁絲毫不閃躲,反而落落大方的與他對望。
這女子不簡單啊……獨孤御風不露痕跡的勾了勾嘴角,然后對雪舞說道:「雪舞姑娘心地善良,對落難的女子伸出援手,我又怎會怪你呢?」
雪舞一聽伸手拍了拍獨孤御風的手臂,「還是你夠義氣!」
「你們剛回來先休息一會吧,我令下人幫玉沁姑娘收拾間客房?!?
「不用那么麻煩了,玉沁跟我一道睡就可以了!」就怕給獨孤御風增添麻煩,雪舞趕緊拒絕。
「那好吧,你們先休息會,待晚膳時我會讓下人叫你們?!?/br> 「謝謝?!寡┪璩毠掠L笑了笑然后帶著玉沁進房去。
本欲走開的長恭想起昨天答應雪舞的事,遂停下了腳步來到獨孤御風面前。
「獨孤將軍,昨天的事是我不對,我在這里正式向你道歉!」
獨孤御風直直的看向長恭,從他眼里看出了誠意,淺淺一笑說:「這事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你也無須在意?!?/br> 「還有一事,我想提醒將軍……」
「你說!」
「宇文冑為人狡詐,以響應各州叛軍為口號佔據滎州,他的實力自是不容小覻。如今楊素將軍已銜命進軍滎州,獨孤將軍宜整軍在后,趁其不備,前后夾擊,這樣一來既可減少兵士傷亡,也能儘早還百姓平靜生活?!?/br> 獨孤御風想了下,「嗯,這策略確實可行。阿土,我看你思慮周密,對用兵之事也頗有見解,何不從軍?」
「實不相瞞,阿土原是齊國人早年也曾從軍,戎馬生活十多年,見識過戰爭的殘酷,現在的我只希望能和自己深愛的人平平順順的度過此生?!?/br> 「既是如此,我也不勉強了,謝謝你對本將軍的提點?!?
「那么阿土先行告退了?!拐Z畢長恭便離開了大廳,而獨孤御風則是望著長恭的背影,若有所思……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2139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