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女性奴sm訓練調教_被男生吻下面的故事

第十二章 無法決定的未來(二) 王盤粗略解釋過口頭報告的狀況,就直接問穆可欣?!笂呄胝艺l來負責第二部分?」
穆可欣回答:「目前還沒有想法,不過當班主治醫師是趙又齊醫師,我想先問問看他的意思?!?/br> 「阿齊不行啦!他現在被醫糾搞得焦頭爛額,都快去看精神科了?!贡P哥直接欽點:「就找浩介幫妳。我看他幫妳準備這次晨會的東西,準備得很有料,我看好你們兩個?!贡P哥一語雙關,覺得自己很幽默,呵呵笑了出來。
「可是….今年冬季學會在十二月底,浩介學長的??瓶荚囈苍谀菚r候,我怕他會忙不過來?!鼓驴尚佬⌒囊硪淼卣f。
王盤笑著說:「安啦!江浩介根本就考試機器,他是A大醫科第一名畢業的,妳不會不知道吧!今年??瓶荚囋谑露?,冬季學會在十二月二十六號,我看我直接問浩介的意思,我叫他進來?!箵芰朔謾C號碼,把坐在辦公桌上的江浩介叫了進來。
江浩介今天沒有班。從晨會結束他就在想,盤哥到底是甚么用意。R1七月才進來,連一次學會都沒參加過,整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要她準備口頭報告。直到盤哥叫他進辦公室,要他負責報告的第二部分,江浩介才終于明白了。
這是打算吸納他進學術派系,讓他從此和臨床那邊分道揚鑣。
打從那件心律監視器的醫糾后,臨床派系對江浩介就是若即若離的態度,是不至于當面指責,也不會影響到臨床工作,唯一的差別是不再那么汲汲營營要他去考博士班了。
如果他連醫療糾紛的處理都敢不聽吳老大的安排,臨床派系十分懷疑江浩介的未來性。就算真的唸完博士班,他也不會聽話量產論文吧!
這一組人馬對他心淡了,江浩介正好落得耳根清凈。
盤哥想趁這時候下手。
「浩介,這次穆醫師的口頭報告,第二部份我想交給你負責?!贡P哥緊盯著他。同意,那就是過來了。藉口推託,那就是不為己用。
這和剛剛在晨會問穆可欣的那句完全相反。雖然是肯定句,事實上卻是疑問句。問的事情是在檯面下,問題的答案盤哥也沒有把握。
「好,這件事情我會盡力?!菇平榻o了肯定的答覆,王盤露出滿意的笑容。
「剩不到兩個月….」王盤說:「我們來敲定行事曆,二十二號你考完???,二十六號學會,今年學會在臺中,還得要坐車下去。我看..要快一點,就二十二號你考完當天晚上,我們在會議室實地操練一次?!?/br> 「嗯!時間上沒有問題?!?/br> 就此敲定,王盤放江浩介和穆可欣離開。主治醫師劉永禧見兩人從盤哥辦公室走出去,一扭頭就竄了進去。
「盤哥,現在是甚么狀況?」
王盤笑了,「就你看到的狀況,我要拉浩介進來。等他考完???,我還會送他幾篇論文?!?/br> 劉永禧問:「那阿賢呢?」他問的是另一個R4張俊賢。
王盤說:「一碼歸一碼,這兩件事不沖突,他很早就效忠我了。好好做,我不會虧待他的?!?/br> 「為什么?」劉永禧完全不解王盤為什么突然對江浩介這么積極。
「上個周末,我參加了一個跨院部的學術合作計畫會議?!雇醣P突然說起無關的學校女性奴sm訓練調教_被男生吻下面的故事學校女性奴sm訓練調教_被男生吻下面的故事事?!冈趯W術上與我們互有長短的C大,首度與我們A大合作,這個計畫如果成功,關係到十幾篇點數極高的論文。很可能,我可以靠這個計畫再度往上爬?!雇醣P已經是副教授了,再往上爬,目標當然是教授。
「C大的主導者,是他們的院長,神經外科的江崇恩教授….。本來這個計畫我們科是沒有份的,聽說是江教授堅持要A大找一個急診背景的進來。大學那邊直接就找到我….」
「我和江教授素昧平生,完全摸不清他找我的目的。會議后的聚餐,他突然來找我,向我問起我們科對浩介有何安排?!?/br> 劉永禧也聽出苗頭了?!杆呛平榈挠H戚?」
「何止是親戚?!」王盤說:「他是他老爸!原來江浩介有這么穩的靠山,難怪吳老大一直緊咬著不放,要不是這次大學那邊直接找我,我還被蒙在鼓里?!?/br> 「原來如此!」劉永禧萬分驚訝,問:「周主任知道嗎?」
王盤說:「這種事情不會不知道吧!就不知道那老狐貍為什么不說。這次院際合作計畫算是給我開發出一塊新的學術資源,把人脈從A大拓展出去,尤其江教授愿意支持我,不管是這個計畫還是未來都很有發展性?!?/br> 「那江教授要我們怎么配合….?」
王盤說:「他不需要我們配合,至少在這次的計畫,講白了就是等著分論文就好?!?/br> 劉永禧搖頭不信?!柑煜履挠羞@種好事?!」
「老劉,你就是太單純。人家是堂堂教授,有甚么要求需要用講的嗎?大家都是聰明人,如果表現得太愚蠢,豈不令大教授失望了?!?/br> 劉永禧說:「嗯,他問起浩介….」
「噓!這種事情要巧妙,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別走漏風聲出去??!等研究計畫出來,我會把你名字報過去,從那邊來的論文給你從助理教授升到副教授都綽綽有余。當然,你也要努力點,不要像阿齊一樣讓我失望?!?/br>
第十二章 無法決定的未來(三) 傍晚,天色開始變暗,點亮了街燈,照亮寂靜咖啡館那一堵充滿綠意的墻,予人置身歐洲街道的感覺。
江浩介和穆可欣到寂靜咖啡館用餐,這里主要提供輕食和簡餐,它今天客人不多,只有兩三組人在里面。
「學長,你這樣真的沒關係嗎?準備考試已經夠忙了吧!」
江浩介說:「應該吧!事情都來了,不好好弄也不行?!?/br> 穆可欣說:「不然你不要那么累,我們隨便做個報告就好了?!?/br> 「不行!」江浩介說:「這個對妳未來很重要,不能隨便弄,我會在背后盯著妳?!拐f起來活像是背后靈,穆可欣打了個寒顫。
「可是….」穆可欣說:「我怕耽誤你考試,如果害你落榜,我會覺得非常罪惡?!共还苁嵌緦W會還是急??荚?,都只剩不到兩個月,穆可欣真的很擔心江浩介插手這件事會影響到考試。
「不會啦!」江浩介說:「哪那么嚴重?!?/br> 穆可欣說:「誰說不會,學長已經幫我很多了。我本來這次不想再麻煩你?!?/br> 「我不覺得麻煩。不過呢….」江浩介說:「妳不要有罪惡感,這件事情完全不是妳表面上看到的樣子?!?/br> 答應學會報告,學會報告的成敗,一環扣一環。這件事的重要性,與其說會干擾到急??荚嚨臏蕚?,影響的範圍其實更廣,它決定了江浩介的未來。究竟是邁向學術,靠攏盤哥這一派,還是回到吳老大麾下,都在盤哥那句不著痕跡的問話決定了。
就某方面而言,穆可欣的生涯規劃也會在幾個月后的學會報告定案。如果報告得不錯,盤哥臉上增光,穆可欣將被視為盤哥的人馬,一步步朝學術之路挺進。和江浩介不同的是,她決定學會報告時并不理解其嚴重性,另一方面,盤哥也沒有賦予她拒絕的權利。
穆可欣突然有點明白,問江浩介:「盤哥為什么要這么做?」
江浩介說:「我也不知道,盤哥一定有他的考量?!?/br> 「浩介學長..,你會加入盤哥那邊嗎?」穆可欣小小聲問。
江浩介說:「我剛剛那樣..已經算是答應他了?!箍粗巴庑腥?,思索著未來,眉宇間浮上淡淡憂慮?!缚尚?,妳想做研究嗎?繼續深造之類的?」
穆可欣說:「其實我還沒認真考慮過。這種事情..我本來以為R3或R4再決定就好,我看小娟學姊他們也過得好好的?!?/br> 「盤哥已經動手了?!菇平檎f:「妳要開始認真想,真的不想走學術這一塊,就得想個辦法好好應付盤哥。不過,妳的狀況比較麻煩。吳老大上次那樣對妳,不會再要妳過去,如果再得罪盤哥,在這里要生存下去就很艱難?!?/br> 「學長的意思是….,我在這里就只能走學術?」
江浩介點頭?!溉绻幌胱鲅芯?,就像楊朋和劉冠中一樣,考完??凭妥?,也不用浪費時間在這里幫人做工?!?/br> 提到一些關鍵問題,兩人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那學長呢?你要怎么走這條路,真的跟著盤哥?」
江浩介陷入前所未有的深思,眉毛略微揚起,像是難以回答這個問題。
穆可欣見了連忙說:「對不起,這個問題太個人了,你不用回答也沒關係?!?/br> 「如果妳覺得有必要知道的話….」江浩介說:「要留在這里,研究深造是必需的。就算是吳老大那邊,也是希望我能去念博士班。對我而言,兩邊的選擇差異不大。如果要念書,找盤哥比較不浪費力氣。而且,吳老大對我也有點不高興….?!?/br> 江浩介總結說:「我會留在這里,至少留個幾年,大概就趁這機會拿個學位吧!」
穆可欣嘆了口氣。醫療已不再是單純的醫療,要考慮的事情越來越複雜,身不由己的狀況也越來越多了。
然而,之所以選擇這個行業的原因,主要是治療病人帶給她無窮盡的快樂。穆可欣這個月在胸腔內科,這個科病人最大的特徵就是年紀大,很多上了年紀的阿公,從年輕就是老菸槍,老了肺部出現問題,住到胸腔內科病房治療。
穆可欣最喜歡跟這些滿口故事話當年的阿公聊天,尤其是26C05A床的劉云生阿公。
這家醫院的設置,外科系病房和急診在第一棟,內科系病房在第二棟,婦兒科病房在第三棟。所以病房編碼就會在第二棟加上2,第三棟加上3。26C05A的意思就是第二棟六樓C區第五號病房A床位。
這個房間是健保房,總共有A、B、C、D四個床位。
劉云生阿公是榮民伯伯,老愛在病房偷抽菸,每個護士都氣他氣得不得了。除了這件事,他還喜歡纏著人滔滔不絕說些國軍抗戰的往事。臨床業務已經很忙了,誰有空聽他說,不聽他還會生氣,大呼小叫罵些很難聽的話。一下說你沒愛心,一下說被氣到胸痛快死了,還會整個人在地上打滾哭鬧。所以每當劉云生又來胸腔科住院的時候,大家都叫苦連天。
這個月,劉云生阿公是穆可欣負責照顧的。她剛到,就有人好心提醒她,這個病人很難搞,一定要小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1966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