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3p姿勢 大炕上的肉體聯歡續

第一樂章 夏日的音樂奇緣 9 「妳叫方芷昀?!股倌甑纳ひ魷卮?,眼神透著研究意味,在她的制服名牌上掃了一眼。
「嗯?!狗杰脐朗栈厮季w,視線移到他的右胸口,制服上繡著「陳曜文」三個字,是相當好記的名字,「剛才那個人是誰?他為什么要追你?」
「誰呢?」他側頭想了想,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br> 「嗄?不知道?那你干么要跑?」她好傻眼,以為自己聽錯了。
「因為他看起來很兇,一副想殺人的模樣,換做是妳,難道不逃嗎?」他傾身凝視她的臉,清澈的眼神帶點無辜,彷彿她的問題很奇怪。
「你根本不是逃跑!」她有點哭笑不得,聲調微微拔高,「你從舞臺上跑到這里,還左轉右繞的,看起來一點都不怕,也沒有任何緊張的感覺,簡直像……」
「像什么?」他朝她挑眉,眼里帶笑。
「像在耍人!」她狠瞪他一眼。
「他毀了我拉琴的興致,我只是讓他運動一下,這不過分吧!」
「既然這樣,那你為什么拖我下水?」
「因為……」他凝視著她,脣角勾起一抹笑,「我無聊?!?/br> 「這什么鬼話?」
「一個人跑太孤單了,兩個人跑比較有伴?!?/br> 「什么嘛……」她微微皺眉,一股被他戲耍的惱火感升起,感覺遇到瘋子,「你都沒有想過,跑路還帶著小提琴,萬一跌倒或把琴給摔了,那該怎么辦?」
「所以啦,」他停頓一下,眼底閃過一絲促狹,「我沒有時間收小提琴,只好找個人幫我拿琴盒,跑起來不是比較省力嗎?」
「省力你個鬼!陳曜文!你真的很差勁欸!」她生氣地大吼,抓起琴盒丟向他的臉。
「沒禮貌!妳國中,我高中,應該要尊稱我一聲學長吧?!顾话呀幼∏俸?,擱在旁邊的草地上,從樹叢下拿出小提琴和琴弓。
「我考上梅藝高中了,而你是松岡的學生,完全不同校,我干么要叫你學長?」
「原來是小高一,松岡和梅藝是友校,社團活動也多有往來,」他伸出手,在她頭頂揉了一把,「不要計較那么多,乖……喊一聲學長?!?/br> 「你——我才不要!」一股氣朝頭頂沖,她用力揮開他的手,抄起地上的琴弓,作勢要朝他的笑臉抽下去。
他沒有閃躲,只是右手握拳壓在脣上,輕輕地笑了起來,夏風拂過花圃中央的綠樹,斑駁的光影自葉隙間灑下,在他的四周盈盈閃動,不是非常耀眼的刺目光芒,倒像被回憶篩濾過的溫暖流光。
愣愣地放下琴弓,她一時不知道該罵什么,看著他打開盒蓋抽出一條布,輕輕擦拭琴面的灰塵,溫柔的動作像在對待情人,或許對喜歡音樂的人存著一定好感度,怎么都討厭不起來,怒氣也逐漸消去。
擦完琴,將琴弓和小提琴收進琴盒內,他背起琴盒走出花圃外,回頭朝她笑道:「妳陪我跑路,我該怎么感謝妳?」
「免了!」方芷昀跟著他跨出花圃外,拍拍衣服上的灰塵,「你突然拉著我跑掉,我哥找不到我,現在一定擔心死了?!?/br> 「機會難得欸?!顾T惑地挑挑眉毛,「只要合乎常理,不超出我的能力範圍,任何要求都可以,真的不要嗎?」
「那要你當我的男朋友,這也可以嗎?」她不屑地冷哼。
「可以呦?!顾竦z地微笑。
「這、這……」她突然結巴,腦筋轉不過來。
「方芷昀?!顾麅A身向前,伸指點住她的鼻尖,「要我當妳的男友嗎?」
徹底傻了!
方芷昀的腦筋完全打結,近距離望著他好看的臉龐,眼里沒有捉弄的笑意,正經到不像在開玩笑,反而還帶著一點……期待?
這表示她只要點頭說好,就可以撿到一個從舞臺上跳下來,顏值一百分,又會拉小提琴的極品男友嗎?
但是……她今天沒有踩到狗屎,會有這么好運的事嗎?
「這太隨便了!你覺得可以,但我覺得不可以?!顾笸艘徊胶退_距離,感覺被他碰過的鼻尖開始發熱,逐漸漫延到雙頰。
「所以,我被拒絕了?」他臉上沒有任何失望,似乎也猜到結果會是如此。
「我又不喜歡你,要你當男朋友干么?」
「好吧!那就算了,妳快去找妳哥哥吧,我也要回家了?!?/br> 「陳曜文!」她突然扯住他的衣角。
「怎么?反悔了?」他微微一哂,回頭望著她,「好吧,我再給妳一次機會?!?/br>
第一樂章 夏日的音樂奇緣 10 「我不是那個意思!」方芷昀雙手扠腰瞪著他,感覺他有點自戀啊,「你把你們學校的樂團表演搞砸了,不回去道個歉嗎?」
「再說吧,拜!」他朝她擺擺手,悠然走出小公園。
望著他背著琴盒遠去的背影,那事不關己的態度,讓方芷昀忍不住嘆氣。
真是怪人一個,女朋友可以在路上隨便抓嗎?
是說……憑他的外在條件,隨便抓應該也可以抓到一大把,可惜他的運氣差了,偏偏抓到她,踢到一個大鐵板。
不過話說回來,他的小提琴真的拉得很好,到現在只要閉上眼睛,都能聽到他的琴音在腦海中繚繞不絕。
但是她有點不懂,他看起來是熱愛小提琴的,為什么表演的時候,眼神和表情有些可怕,像個沒有靈魂的木偶?
想不透,也不想再猜,畢竟她和他不同校,說不定以后不再相見,緣分到此為止。
方芷昀慢慢踱回舞臺邊,臺上的表演還繼續著,方聿翔和學弟們已經表演完畢,一群人坐在花臺上聊天。
和哥哥一聊,這才知道她被陳曜文拉走后,松岡高中的表演中斷了一下,后來在沒有小提琴的狀況下,把那首歌表演完了。
當時哥哥和學弟們在后臺準備,并沒有看到她被拉走的一幕,還以為她跑去哪里亂逛;雖然表演結束后有聽人談起舞臺上的混亂,但眾人都以為被拉走的女生是小提琴手的朋友,完全沒想到是她。
「我去找松岡高中的人,問問那是什么情形?」方聿翔聽完她的敘述,嚷著要去找松岡高中的樂團算帳。
「哥,算了啦,我快熱死了,好想吃剉冰?!狗杰脐拦醋∷氖直?。
「託學長的福,表演才能這么順利,我來請客吧!」阿照開心笑道。
「耶!吃剉冰,社長請客?!蛊渌膱F員跟著歡呼。
***
一個星期后,方芷昀和爸媽來到國際機場,送方聿翔前往英國讀書。
「聽說在國外生病很麻煩,哥哥要好好照顧自己?!顾髦囟?。
「我會的?!狗巾蚕枭焓秩嗳嗨念^,眼神透著一絲不捨,「妳彈琴也要適度休息,不要像考音樂班那樣,練琴練到右手發炎了?!?/br> 「我知道啦?!顾目谝怀?,右手不自覺地握拳。
兄妹倆依依不捨地話別后,方芷昀目送哥哥走進機票檢查口,這是第一次體悟到,長大就是要學會能微笑面對離別,可惜她的功力還不夠,當哥哥的背影消失時,眼淚也不爭氣地掉下來。
回家的路上,方芷昀坐在轎車的后座,望著窗外的晴朗藍天,想起住在奶奶家的日子。
當時應媽媽的要求,她和哥哥從三歲開始,由奶奶陪著到山下的音樂教室上課,訓練音感和節奏感。
奶奶的個性嚴謹,嘴巴有些刻薄,罵孩子的時候非常兇,當時的她常常惹她生氣。
犯了什么錯?
事隔多年她也不記得了,只記得她每一次被奶奶罵,就會躲在桌子下或衣櫥里。
奶奶面對她的無聲抗議,態度上大致是:「不吃飯就餓死妳」、「不洗澡就等著皮膚爛掉」、「愛躲衣櫥就躲到死吧」。
哥哥總是很有耐性地哄她,把她從桌子下或衣櫥里背出來,甚至有幾次她膽子大了,故意躲到院子里的花叢后,還有一次躲到奶奶家旁邊的空地里。
那塊空地堆著許多廢棄家俱,她抱著雙膝躲在一張桌子下,怨嘆自己可能是垃圾堆撿來的孩子時,突然聽到草地傳來窸窣的腳步聲,由遠到近。
一雙腳闖進她的眼簾,哥哥徐徐彎身朝她微笑,像孫悟空逃不開如來佛的掌心似,不管她躲在哪里,他總是一下子就可以找到她……
「妹妹,妳在笑什么?」爸爸從后照鏡看她一眼。
「想到小時候和哥哥住在奶奶家的事,覺得好懷念,好想回奶奶家看看?!顾厣裥Φ?,爸媽從小到大都叫她妹妹,第二個「妹」字尾音要上揚。
「奶奶去世后,那間房子由妳叔叔繼承,可是叔叔嫌房子太老舊,后來把它賣掉了?!箣寢尭锌卣f。
「真可惜?!顾睦飮@氣。
思緒飄回小學二年級那個雨停的午后,她和哥哥到后山的樹林玩,卻不小心跌到旁邊的山溝里兩男一女3p姿勢 大炕上的肉體聯歡續。
她撞得頭破血流,右手腕也骨折了,在醫院里昏迷了一天一夜,醒來時看到哥哥守在病床旁,一臉自責地啜泣著。
意識還昏沉間,她聽到奶奶和爸媽的對話。
奶奶說她老了,脾氣不好,已經管不動孩子,語氣里充滿對孫女的心疼和自責,爸媽聽了才深深檢討,后來由媽媽辭去樂團的工作,把兩個孩子接回家照顧,開了這間音樂教室。
出院后,她的傷也漸漸康復,不過怕爸媽和哥哥自責,就絕口不提那件意外,隔了一年,奶奶因急病去世,那棟房子后來就賣掉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853066.buzz/1296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美女捕鱼湿透